第一章:离魂梦尽(上)

   这个世界,有光的地方就有影,而连光都照不到的死角里,藏匿着吞噬血肉的恶鬼凶神,它们在暗影中喘息,在欲*望与理想的都市中,贪婪的狩猎,那人说,若是人心无念无恶,何来鬼怪。

  北京市**医院

  特护病房里,一个小女孩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了很多管子,旁边几台仪器24小时监控着她的身体状态和生命体征。

  小姑娘长的很漂亮,看样子应该不超过10岁。

  而此时她正双目紧闭,嘴角上扬,齐肩的长发柔柔软软的散落在枕头上,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

  实际上,她也确实是睡着了,只不过她睡的时间有点长。她已经睡了两个多月了。

  医生说她既没有外伤,又没有任何中毒迹象,身体状况良好,甚至还可以通过仪器监测到她的大脑皮层活跃,完全可以排除脑死亡,可她就这么一直睡着,什么方法都用了,就是叫不醒,不但不醒来,而且可以说是对外界一点反应也没有。

  就这么一直睡觉,不吃不喝的,别说是个孩子,就算是成年人,身体也会吃不消的。尽管医院想方设法维持,小姑娘却一天比一天消瘦,一天比一天苍白。

  赵亮轻轻推开房门,看来今天也只有小女孩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这里,他叹了口气,走到病床旁边,爱怜的看着小女孩沉睡着的苍白的脸庞,轻声说到,“月月,我来看你啦,这几天乖不乖啊,想我没有啊?”

  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给床头的花瓶换上带来到鲜花,他今天带来几只三色堇,代表着思念与祝福的三色堇。

  然后他又看了看监护仪器,虽然他进来之前,已经见过了女孩的主治医生和护士,也已经知道小姑娘的情况没有任何好转。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监护仪器偶尔发出的滴滴声响。

  赵亮揣过一把椅子坐在床头,伸手抚摸着小女孩柔软的长发。

  “月儿啊,你这个小懒蛋,打算什么时候起床啊,你起床哥哥带你去玩,咱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你想吃什么?哥都带你去,哥刚发完工资......”

  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那个叫月月的小姑娘依然静静的睡着,嘴角挂着微笑,仍旧沉侵在自己的美梦中。

  赵亮也不介意,继续和小姑娘说着话,绘声绘色的讲述着最近发生的新鲜事儿,讲到高兴之处他连比划带笑,手舞足蹈的不亦乐乎。等讲完了,也笑完了,屋子里一片沉寂,赵亮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下子也沉默起来了。

  他靠在椅子上,想起两个多月前送月月来医院的情景。

  那天正好赶上赵亮休息。

  只要是休息日,赵亮一定会睡到天昏地暗,日月颠倒。本来吗,身为一名刑警,能休息的日子本来就不多,当然要好好珍惜了。这天也不例外。

  大早上的正在梦里和女神追跑打闹,枕边的手机突然叮铃叮铃的吵个没完没了。因为工作性质特殊,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随时待命,去准备应对各种紧急任务和突发事件。

  赵亮一脑门子的火,这休息一天容易吗,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谁这么不长眼!有心不接吧,打电话的这位相当执着,一副不接电话就誓不罢休的架势,再说了,万一是队长打来的,怠慢了可不得了啊。

  赵亮强打起精神,压了压火气,烦不胜烦的接起电话,还没等他说话,电话那头就想起急促的声音,“亮子,出事了,快来!你妹不行了!”

  “...什么?...”赵亮听了个迷迷糊糊,什么就我妹出事啊?

  “小月,是小月!她现在送icu了!你赶紧来一趟吧,这边都乱了套了!!”

  这回他听明白了,打电话的是他小舅侯勇,正在电话里吵吵着说他闺女小月送进icu急救了。这怎么回事?前几天她还好好的呢。

  其实赵亮平日里最看不上的就是他小舅了。

  提起赵亮的小舅侯勇,这里有必要交代几句。

  侯勇早年靠着往俄罗斯倒腾衣服赚了几个钱,到处花天酒地,不务正业。可说也奇怪,他在生意场上却是一帆风顺,赚的钱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滚越大。37岁那年娶了个比他小16岁的模特做老婆。小舅妈长的花容月貌,身材也好的没话说,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大美人怎么就能看上这只癞蛤蟆了。一时间亲戚朋友私底下议论纷纷,风言风语自不必说了。

  结婚没多长时间,侯勇的老婆怀了孩子。按说这老夫少妻的,当丈夫当应该格外体贴照顾才是,可谁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侯勇很快就耐不住寂寞,恶习复发,接茬眠花宿柳去了。可怜他老婆一个人在家挺着个大肚子独守空房,为此两口子没少打架拌嘴。本以为孩子生出来能让他有所收敛,结果也落空了。

  几个月之后,小舅妈生了个闺女,取名叫侯梦恬,乳名叫小月。据说生她的时候,小舅妈折腾了5个多小时,孩子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快11点了,医生护士收拾完东西,小舅妈精疲力竭,歪头顺着窗帘往外瞟了一眼,正好看到当空一轮明月,那天的月亮特别圆,也特别亮。因此就给孩子取了这么个小名。

  孩子出生后,侯勇兴奋异常,大排筵宴,亲朋好友都来祝贺,庆祝他得了这么个宝贝闺女。在这期间,小舅妈终于又成了焦点,那是大功臣啊,侯勇私底下没少跟她起誓发愿的承诺以后好好待她们娘两,再也不出去勾三搭四了。满以为孩子拴住了他的心,以后该有好日子过了。

  可事与愿违,侯勇有孩子之后,新鲜了没多长时间,不但没有遵守承诺,反而变本加厉起来。先是说孩子小,夜里需要照顾影响他休息,白天上班没精神,后来又说丈母娘既然来照顾月子,家里拥挤,他出去住几天给她们娘儿几个腾地方,其实这都是借口,就他家那大房子,别说丈母娘来照顾月子,就是再多2个人来也住得下。就是找个辙出去,好自由自在的约会姑娘而已。

  这下小舅妈可不干了,自己的亲妈在家里也不好说什么,还得维护着他说工作忙,到处出差。等老人家一走,她就折腾开了。先是抱着孩子把婆家这边的亲戚找了一圈,哭哭啼啼,历数从结婚到现在,侯勇做的种种混蛋事情。

  一石激起千层浪。家里的亲戚们虽然知道侯勇平素有些不检点,可也绝对想不到居然任性妄为到这种地步,简直就是罪恶滔天,不可饶恕。老几位气贯顶梁,怒不可遏,一边埋怨弟妹怎么不早点说,一边心疼这娘两命苦。之前风言风语的觉得这女人是为钱才下嫁给侯勇的说法烟消云散,大家一致认为侯勇的所作所为简直不配个人字。

  很快,在家里最德高望重的老大的带领下,全家人凑齐了,把侯勇叫来开了个批斗会。当着全家人的面,侯勇也知道抵赖不过去了,只好听着哥哥姐姐们的训斥,答应从今往后洗心革面,断绝和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的来往。当时说的挺诚恳的,作为亲兄弟姐妹,老几位也从心往外不觉得小弟弟是坏人,就觉得他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认识了错误,改了就没事了。

  这侯勇也确实老实规矩了些日子,但好景不长。没到一年,他居然学会出去赌博了。

  只要是粘上赌瘾,这人就算是完了。小舅妈再怎么劝怎么吵他都听不进去,家里老哥哥老姐姐说话也不好使了,一时间家里小孩哭大人叫,吵了个天翻地覆,但侯勇完全不在乎,根本不往心里去。

  时间长了,小舅妈也想开了,反正这人也管不了,爱咋着就咋着吧,反正你有的是钱,我就吃喝玩乐,享受着就得了呗。家里亲戚们除了心疼孩子,也自觉理亏,所以谁都不说什么。

  于是,他们家是每周一小吵,每月一大吵,两口子只要见面,就得掐个你死活我,可吵了好多年就是不离婚,两口子各玩各的,谁也不管谁,就可怜了闺女小月,大爷家住几天,三姑家住几天,打小就吃百家饭。

  赵亮最疼这个妹子,还上学的时候,就拿出仅有那点零花钱带妹子出去玩,给她买玩具,想尽方法哄她开心,小月也最喜欢跟他这个哥哥呆在一块。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月慢慢长大了,赵亮慢慢发现,妹妹的心事越来越重,根本就不是同龄孩子应该有的沉重。对此赵亮也能理解,小月一回家,不是一个空空的大房子,就是爸妈吵架斗口的战场,这种环境,谁待长了也得憋屈得发了疯。

  两天前,赵亮刚陪妹妹小月过了9岁生日,虽然就是两个人出去吃个饭,买了个小蛋糕,但是小月高兴得不得了,一晚上蹦蹦跳跳的,像个小百灵鸟一样又说又笑。这怎么突然就住院,还送进icu了呢?!

  赵亮的心一下子就缩紧了,问明了哪个医院之后,火急火燎的收拾一下就冲出了家门。

  等他到了医院,非常容易就找到了病房,并和家里亲戚们碰了面。要说中国人就好看热闹。楼道里围了一大堆人,打老远就听到女人嚎哭的声音,还夹杂着互相指责的吵架声音。这是要干嘛啊?这里是医院!应该很安静的地方,怎么还跑这里吵架了,也不嫌丢人,跑到这里添乱找恶心!

  赵亮一阵烦躁,分开人群,快步走到近前。闪目一看,小舅妈正坐在楼道旁边到椅子上,哭得死去活来。只见她披头散发,边哭边骂,眼睛红肿。小舅则在一边忿忿的嘟囔着,家里几个亲戚都赶到了,正劝的劝,哄的哄。

  赵亮一看就一皱眉,他和小舅,小舅妈平素就没什么往来,他从心往外的瞧不起他小舅,看见就烦,对于小舅妈,他也不怎么喜欢,但是同情多余厌烦,所以见面也是礼貌有加,亲近不足。

  这时候他只关心妹妹小月。

  一询问他明白了,昨天晚上小舅两口子又在家吵的摔锅咂碗,小月早早的躲进自己的房间,关门睡觉去了。

  可谁知道,今天早上起来,小舅妈叫她起床上学的时候,发现这孩子出了状况了,不管怎么呼唤,怎么摇晃,就是不醒。呼吸均匀,但就是不睁眼。两口子急得满头大汗也干瞪眼没咒念,情急之下打了999。可没想到医生看了也是束手无策,这才送进了icu急救室。

  医生在里面忙活,家属在外面闹腾。

  一直到下午2点多,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带着助手,护士们从屋里鱼贯而出。家属一看,赶紧围拢上去,争先询问情况。

  主治医生脸色阴沉,愁眉不展。

  “病人还没醒过来,看病症来说,和脑死亡,也就是植物人很像。”医生的声音很沉重,缓缓的像大家解释病情。话还没说完,小舅妈边哭边打断了他。

  “这孩子昨天晚上没什么反常啊,也没有受伤,怎么就...”

  大家七嘴八舌跟医生说个不停。

  医生苦笑了一下,抬手示意众人安静。等没人说话了,才继续开口。“病人身体机能正常,大脑没有损伤,脑皮层活跃,也就说,”他紧锁双眉,顿了顿,“也就是说,她现在就和正常睡眠是一样的。”

  这个结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和正常睡眠一样?那怎么叫不醒?不可能!!

  家属们把医生护士围拢在中间,问东问西,死活不能接受这个结论。其实医生本人对这个结论也非常疑惑,从医这么多年,这种诡异的情况还是第一次碰见,简直就是反科学。

  可不管家人怎么疑惑,医生怎么不解,侯梦恬,也就是赵亮的妹妹小月,就是不醒。

  赵亮一直没说话,看着小舅两口子吵吵喊喊,亲戚们七嘴八舌,心里说不出的烦闷压抑。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就是局外人,远远的看着这出闹剧,又恍惚间认为,小月就这样睡着也挺好,到能落得个眼不见心不烦。

  家属吵闹了一阵,见医院也没有结果,只好蔫蔫的听从医生的建议,一方面维持孩子的身体状况,一面想其他办法或者找专家解决。医院方面,只能采取保守治疗的方式,想方设法维持小月的身体状况,其他的也无能为力。

  侯勇自称相识满天下,朋友极多。这次刚好都派上用场来,他托关系找路子,请来来全国最权威的专家,给闺女检查,结论也是一样,按照检查的结果来看,就是正常的睡眠状态。不过专家就是不一样,他提出,小月之所以不醒来,很有可能是因为精神受到了严重的刺激,或者打击,导致从精神层面的不肯醒来,换句话说,就是大脑下了指令,让整个身体陷入沉睡。

  这个结论,其实也没什么说服力,有没有道理暂且放在一边,至少从根本上说,对小月现在的情况起不到任何帮助作用。

  一时间大家能想到的都试了,能找到的专家都找了,钱没少花,可结果都一样。最后连和尚道士都找了,就差请来个跳大绳的跑病房里降妖驱魔来了。

  有个**观权威级的专家老道说了,说这孩子名字起的不好,说得改名。梦恬,那不就是寓意这孩子睡觉,贪恋梦中美景,一睡不起吗,小名还和月亮有关,阴气太重,和家里风水不合,才导致现在这样。改名,改风水,这孩子准好。这套理论跟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说,都没人信,但这时候侯勇两口子有病乱投医,还真就信了。结果花了不少的钱,请了神像,改了风水,可孩子还没反应。老道最后也没辙了,干脆溜之大吉。

  简短节说,自从小月出院以来,仗着侯勇家资丰厚,肯花钱,把所有能想的办法都试过了,甚至有时候明知道是骗子,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花的冤枉钱不计其数,还是毫无成效。

  要说这人也很奇怪,小月刚入院的时候,侯勇两口子也顾不上不吵架了,各自忙碌,等折腾一阵发现没用的时候,两个人都把怨气发泄到对方身上,仗打的更激烈了,完没完了,吵多了,也就都累了,累完之后,对小月这事也疲了。

  除了给医院大把交钱,要求医生护士尽可能给孩子最好的照顾之外,这两口子仿佛一夜间突然想开了。去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停留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赵亮坐在病床旁边,胡七八糟的想着心事。就在这么个时候,他突然觉得门口似乎正有两道冷冷的目光盯着他看。

  他猛一回头,门口空空如也,别说人了,连个影子都没有。可是房门却打开了一条二尺多宽的缝。奇怪了,明明记得进来的时候把门关好了,赵亮站起身走到门口,探头向外张望了一会,才转身把门关好。刚才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非常真实,他晃了晃头,可能是最近太累了,产生错觉了吧。

  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赵亮围着病床走了几圈,正在这时候手机响了。赵亮掏出来一看,是铁哥们伍悦打来的。

  伍悦是赵亮的小学同学兼初中同学,两个人6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关系相当好,哥俩感情深厚,可谓形影不离,这么多年下来,处得比亲兄弟都亲。

  “喂,是我啊。忙呢吗?晚上找你吃饭去”话筒另一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好啊,正好我今天休息,说地方吧”

  两个人简短了约好了时间地点,虽然电话里没多说什么,不过赵亮隐隐约约觉得有事,总觉得伍悦有点情绪不对,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反正一会见面就知道了。这通电话倒是把刚才那种被疑似偷窥的不悦感抛到了九霄云外。

  赵亮又坐了一会,看时间也不早了,站起身把带来的花重新摆弄了一下,低头爱怜的看着妹妹小月,眼见着妹子日益苍白消瘦,却也无能为力,不由得叹了口气,在妹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低声道“乖小月,哥哥过几天再来看你,要乖乖的,赶紧好起来知道不?”一边说着,一边又小心翼翼的替妹妹理了理头发,仿佛在抚摸一个无价的珍宝,生怕一用力就会碰坏。

  “我走了,乖啊”赵亮两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可就在他刚刚离开,人还没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有2个身影,静静的站在小月病房的门口,只听一个人颇为感慨的说道“能有个哥哥这般疼爱,她也不枉在人世上走这一趟了”。

  另一个人什么都没说,只是摇了摇头。很快这两个人都身影就消失在走廊拐角的黑暗中。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