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离魂梦尽(下)

   凉菜还没上,伍悦就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和赵亮倒满了啤酒,还举起杯子跟赵亮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赵亮看了他一眼,“怎么了?有事?”

  伍悦哼了一声,又给自己满了一杯,接着又一仰头,全喝下去了。

  “失恋了?让姑娘给踹了?”赵亮不以为然的嘲讽着“上次你带那姑娘看着是真不错,啧啧,可惜了。没事,咱哥们这么高富帅,再找个...”赵亮还想接着说,伍悦实在忍无可忍,打断了他的话。

  “失恋算什么啊,我失业了!”

  “啊?”赵亮一愣。

  伍悦的工作相当好,在一个规模很大的集团公司,给公司的大老板做助理,这个老板是公司的大股东,听说也是这公司的创始人,说话最有分量。伍悦身为他的助理,深得老板赏识,绝对是老板眼前的红人,把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老板对伍悦称得上是言听计从,搞得公司里好多高管都跟着拍伍悦马屁。

  有大老板做后台,伍悦在工作上顺风顺水,志满踌躇,这失业从何说起啊?难不成这小子主动辞职?他一个月工资都快顶得上自己3个月了,想到这里,赵亮不由得骂道。

  “你y傻*吧,脑子进水了是不是?”

  伍悦苦笑了一下,又干了一杯,还是没说话。

  赵亮还很少见他这副半死不活的倒霉模样,平时的伍悦最豁达开朗,超级乐天派,是个天塌下来都不当回事的主儿。今天这是怎么了?看来没开玩笑,事态比较严重了。赵亮想到这里,赶紧收起那幸灾乐祸的嘴脸,认真起来。

  “怎么了你到说啊,这不让人着急吗”

  伍悦连连摇头叹息,一口菜没吃就灌进去3大杯啤酒,虽然他酒量还不错,但是赶上今天状态太差了,心情恶劣到无以复加,胃里又空着,就觉得有点上劲了。只觉得周围的人越来越遥远,特想喝酒,其实这就是要高的征兆,不过他自己并没发现,赵亮也没发现,要说他一瓶倒那可没人信。

  伍悦又满上一杯,端起来看着那透明的淡黄色液体,皱着眉说“李总死了。”

  死了?赵亮一听大吃一惊。

  李总是伍悦的老板,叫李辉。赵亮曾经见过一次,看样子也就四十来岁,神采奕奕,看着身体相当棒,怎么就...?

  没等赵亮问,伍悦话匣子就搂不住了。

  原来李辉是四天前死在家里的。一大早他妻子就发现他不对劲,平时睡觉很轻,起床也很早的一个人,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沉啊。眼看着上班就要迟到了,她只好去叫丈夫起床,可万万没想到,她推了两下不但没反应,而且脸色铁青,全身僵硬。她大吃一惊,又探鼻息又摸脉,什么都没有。这可了不得了,吓得她赶紧打了110,120。

  医生到了的时候,人早就凉了,医生检查了一下就直接开了死亡通知书,连抢救的过程都剩了。医生判断李辉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凌晨2-3点钟,死因是心脏麻痹。

  等家里亲戚赶到的时候,正看见医生用担架往外抬人,李辉的妻子在屋里哭的死去活来,还有好几个警察正在了解情况。

  据李辉的妻子介绍,李辉身体很好,也没有什么恶习,只是最近这段可能因为公司压力大,睡眠不太好,其他就没什么了。警察又了解了些情况,排除了非自然死亡的可能性,也只能简短的安慰了下家属就都走了。

  赵亮听的直摇头,心里暗自感慨着,世界上的事儿,只有这生老病死才是人人平等啊,不管你多有钱,也不管你多有势,到时候两条腿一蹬就算完了。

  后面的事情不用伍悦说,赵亮也能想到。

  公司那边怎么乱套,高层们怎么开会,家属那边怎么处理遗产自不用说,只是这伍悦,平时是李辉眼前的红人,早就被公司其他人羡慕嫉妒恨到了极点,现在大靠山没了,谁管你工作能力强不强,学历高不高,谁看你为公司做过什么事,走人吧你!就这样,李辉尸骨未寒,伍悦就被人撵出来了。虽说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但这下手也太快了点。

  “公司说给我半年的工资做补偿,现在交接完工作就可以不用去了。”伍悦愤愤的说着,“老子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吧,给这么点钱就打发了!真他妈的....”

  “行了啊,半年工资呢,也10万了行不行啊!按劳动法给3个月就可以了,知足吧你,谁让你平时这么招人恨的”赵亮打断他的话。10万呢!那也不是小数了,也不知道算不算因祸得福啊,再说,这小子去哪找不到个差不多薪水的工作呢。

  “这点钱够干嘛的?还不够去欧洲玩一圈呢。。。。”“得得得,这问题咱俩没的讨论,你就是一阶级敌人”

  伍悦被赵亮一通抢白,又不言语了。吃喝了一会,伍悦神秘兮兮的说“其实,我觉得他是被人害死的”。

  “别瞎说了,真以为警察都是傻子,人家能看不出来?”赵亮不以为然。然而接下来伍悦说的事情,确实非常反常。

  原来,当天晚上李辉的老婆在收拾丈夫遗物的时候,竟然发现一份经过公证的遗嘱,还有一封写给妻子的遗书!

  其实有钱人提前立遗嘱并不奇怪,李辉遗嘱上把财产都留给了媳妇孩子,这也是人之常情,看不出任何异样。要说李辉的妻子为了遗产害死丈夫简直天方夜谭,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李辉一穷二白,两个人携手努力奋斗了十多年才达到今天的成就,李辉的妻子更是为了照顾丈夫和儿子,让丈夫没有后顾之忧,主动放弃当时看起来比李辉更有发展前途的工作,一心支持丈夫的事业,十几年来在家相夫教子,极为不容易。

  这份遗嘱显然是出于李辉的本意,没有任何怀疑的地方。可那份遗书,就不怎么正常了。

  遗书上,他显然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不仅把家里全部的财产进行了详细分配,还给妻子在国外买了房子,为妻子儿子将来的生活一步一步做了尽可能详细的安排。遗书写的很长,言语间真情流露,依依不舍。可为什么一个四十多岁,身体健康精神正常的中年男人,会写出这样的遗书呢?而且落款日期就是他死亡前两天,也就是,他才刚刚交代了后事,就暴死在家中了。

  这就很难不让人起疑心,也许,李辉是受了什么人的胁迫,或者说他可能是自杀。

  “所以我觉得,李总肯定是被害死的,就算不是被害死,也是被人逼死的!”伍悦酒精上头,说的更是斩钉截铁。伍悦越说越激动,一股英雄情结油然而生。

  “所以我想让你帮我一起调查,要是能查明真相,还他个公道,也算是报答他知遇之恩了。哎....”

  6月的北京已经很热了,夜风吹的树叶微微摇晃着,偶尔传来几声小虫的鸣叫,窗外月明风轻,整个城市都安静的睡去了。

  一个小小的影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赵亮的房间。

  它飘飘忽忽,在客厅里转了几圈,然后停在卧室门口。卧室门没有关,这间小一居室里只有赵亮一个人住,他没有关门睡觉的习惯。

  此时这团带着微弱白光的影子停在屋门口,渐渐的变幻成一个少女的形象,她的身体和面容渐渐清晰起来。

  她歪了歪头,看着自己逐渐变得清晰的身体,露出一丝新奇的表情,还抬起手来动着手指,等她确认这个实体化的身体可以完全受她支配的时候,少女露出满意的笑容。

  她缓步走进赵亮的卧室,单手扶着门槛,默默的看着躺在床上四仰八叉睡觉的赵亮,环顾了下四周,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哥。”

  赵亮睡得迷迷糊糊,隐约听到屋里有人叫他,睁眼一看,竟然是妹妹小月,正怯生生站在屋门口。

  赵亮一骨碌身坐起来,使劲揉揉眼睛仔细一看,没错,就是小月。没等赵亮开口,就听小月柔柔的道,“哥,我来看你啦。谢谢你一直照顾我。”

  赵亮愣愣的看着她,不由脱口问道,“月儿啊,你,你不是在医院吗?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啊,你...”

  小月咯咯咯的笑了,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

  “哥,我没事儿,我就是想你了,想来看看你。”她顿了顿,继续说。“家里就你对我好,我知道,就你最疼我了。今天我要走了,我是来跟你告别的。哥,你以后可不能忘记我啊。。。”小月还想往下说,赵亮听她说要走,一下子就急了。

  “走?你要去哪?你要干嘛去?”赵亮从床上蹦下来就想去拉她,小月往旁边扭身一躲,赵亮一把没拽着。但小月正好闪到窗户旁边,身体被月光笼罩。

  再看小月,她全身发出淡淡的光晕,随后化成星星点点,从脚往上,迅速的透明,消失了。小月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正在逐渐消失的身体,她抬起头,露出极度哀伤的表情,漂亮的大眼睛里流出晶莹的泪珠,“小月最喜欢哥哥了,最喜欢了....”

  赵亮瞪大了眼睛,像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动弹不得,就这么伸着手,眼睁睁看着小月消失在眼前。

  “啊!月儿!!小月儿!!!”

  他大叫起来,一步窜到窗前,可小月已经消散不见了。

  “小月!你去哪了?小月!!?”他又喊了几声,就听背后有人冷冷的接口。

  “别找了,她回不来的”

  赵亮大吃一惊,今天家里真热闹啊,这又是谁啊?他扭回身,看到黑暗中站着一个人,个子不高,手中托着个发光的小球样的东西,他看不清是什么,但隐隐觉得,这个东西,应该和妹妹有关系。

  就见这个人低头看了一眼手里那个小球,充满怜惜的说道“都跟你说过,不要站到光亮下面,你这小身体还受不了呢,怎么这么不听话呢?走吧,我带你回去休息”说罢也不理赵亮,径直向窗边走来。

  “站住,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时候在我屋里?还有,你要把我妹妹带到哪里去?”赵亮拦在那个人面前,他突然觉得,只要这个人走了,他就再也见不到妹妹小月了。直觉告诉他,不能放他走。

  那个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赵亮敢拦他。“你们兄妹缘分已尽,你好自为之吧”,说罢那人抬头对着赵亮一笑,在月光的照射下,赵亮蓦然看到了那人的眼睛,一双妖媚的血红色的眼睛。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向后退了一步。

  那人就趁这个功夫,一步跃上窗台,推开窗户就跳了出去。

  这是17楼!赵亮赶紧追到窗口想看抓住那人,但是人已经下去了。只有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硬邦邦的钻到赵亮耳朵里。

  “不要多管闲事,记住,这不是你管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