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李辉的遗书

   “啊呀!!”赵亮一激灵从梦中醒来,觉得天旋地转,口干舌燥,头也疼的要命。他勉勉强强坐起身,回忆着刚才那个奇怪的梦。那个的梦境太过真实,他甚至有点分不清刚才的一幕是不是真的发生过。可是小月这时候应该在病房里,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房间,赵亮按揉着太阳穴,一种不详的预感缓缓在心底蔓延开来。

  他听老人说过,要是有重病的亲朋好友前来告别,那不是好兆头,八成这人就要归位。“迷信迷信,这都是迷信,没有的事儿,没有的事儿”他暗自叨念着,努力不让自己往坏处想,他此时完全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小卧室的窗台底下,一朵三色堇静静的躺在地上。

  梦里后来出现的那个人,又是谁呢?神神秘秘的,他的脸,赵亮想到这里,突然脑子一片空白,就像被上帝输入了撤销指令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死活也想不起当时让他大吃一惊的那张脸到底长什么样?甚至连好看还是难看都想不起来。千头万绪一起堵在心里,却都卡住了一般,完全没有头绪,只有最后那个声音,冷冷的在心底回荡着。

  “不要多管闲事,不要多管闲事,这不是你管得了的,这不是你管得了的!......”

  到底他指的什么事儿呢?

  赵亮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想着心事,昨晚的酒劲还没有过去,脑袋又晕又沉,一时间家里外面的烦心事都涌上心头,想着想着,他又迷糊过去了,整个晚上噩梦连连,一会梦见小月站在前面冲着他笑,然后突然被那个神秘的怪人抓走了,他死命追也追不上,一会又梦见有人拿着刀追着他砍,一会又是伍悦拉着他去给李辉报仇不成,反而被一群人堵在墙角狂揍,总之是乱七八糟,想醒也睁不开眼,想睡又睡不踏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亮的手机铃声大作,把他从梦魇中惊醒。

  “亮子,小月她,昨天晚上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赵亮过的神魂颠倒,那个奇怪的梦和妹妹的突然离世,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堵在赵亮的心头,有时候他甚至在想,如果当时把小月拉住,或者,没有让那个奇怪的人离开,小月可能就不会死。

  然而这个梦,他并没有和任何人提起。

  小月火化那天,赵亮向队里请了假,他想送妹妹最后一程。那天他没有流泪,看着亲戚们,特别是小舅和小舅妈,他显得出奇的冷静和冷漠。或许在他心里,没有了小月,那就和小舅一家断开了关联,看着他们哭天抢地,甚至有点好笑,早点干嘛去了,人在的时候,也没见你们去探望,现在人没了,你们哭给谁看啊?小月或许真的是解脱了,在她短短9年的人生中,真正快乐的时光太少太少了。

  家里的事情忙完了,赵亮又恢复到和往常一样的生活,上班上班加班,再上班再加班。他想用忙碌的工作麻痹感情,缓解失去心爱的妹妹的悲伤。如果真的能这样就好了,可是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几件事是顺从人意的。

  另一方面,伍悦一心要查明李辉的死因,为了让自己更忙碌一点,赵亮答应不占用工作时间,可以去帮他一起找证据,最好可以揪出杀害李辉的真凶。

  但是此后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恐怕是他们自己也想不到的,如果早知道会那样的话,也许一开始,他们就会选择放弃了。

  几天后的下午,伍悦兴奋的告诉赵亮,说事情有进展了,要他和自己一起去一趟李辉家里。赵亮欣然同意。

  原来这几天,也就是伍悦刚刚交接完工作,和之前的公司彻底说再见之后,就直奔李辉家去了。李辉在世的时候,他就没少往这里跑,和李辉的夫人刘文雨,儿子李晓峰都很熟悉。李晓峰在国外留学,因为父亲意外病故,匆匆忙忙赶回国参加父亲葬礼,跟着母亲一起打理家里诸多事情,但毕竟年纪不大,家里的事情,尤其和父亲公司那边相关的事情,他又一无所知,因此显得非常力不从心。多亏了伍悦一直跟着忙前忙后,帮了刘文雨母子不少的忙。

  为此刘文雨深受感动,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小伙子在丈夫不在了之后,能这么尽心尽力又不图回报。看来丈夫生前在用人方面,确实眼光独到。这几天忙下来,拉近了伍悦和李家的关系,和刘文雨母子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

  李辉的丧事忙完,李晓峰在家多住了几天安慰母亲,就又赶回学校去了。诺大的房子只剩刘文雨一个人,家中突缝变故,每每想到丈夫在世时点点滴滴的幸福时光,就免不了伤心落泪。

  而今天,正当刘文雨在家感伤之时,伍悦提了点水果和食物来看望她。刘文雨赶紧把伍悦让进屋子,给他倒了杯水,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说话。

  伍悦先是安慰了刘文雨几句,让她节哀顺便,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他一定尽力帮忙什么的,刘文雨表示感谢。然后伍悦突然话风一转,道“刘姐,有点事憋在心里,一直想跟您说,今天无论如何得跟您明说了,有说得不对的地方您可别生气,千万多担待着。”

  刘文雨一听赶紧说,“你说吧,什么事儿?不用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就好,我不生气。”

  伍悦咬了咬嘴唇,抬头直视了刘文雨,认真说道。

  “李总走的突然,您觉不觉得有些不正常啊?”

  刘文雨闻言大吃一惊,她没想到伍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伍悦看着她,继续说道“我总觉得李总这事蹊跷,您说会不会有人加害他或者,”他顿了一下,“或者,是被人逼的啊”。

  刘文雨吓了一大跳,老实说,她内心深处也曾有过疑虑,但是一瞬间就被悲伤淹没,一直没有仔细的,深入的想过。听伍悦这么一说,她迅速的冷静下来,强迫自己正视这些问题。“嗯,你继续说。”

  伍悦一看她的反应,就知道她也有些想法,没准和自己想的一样。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有可能就查他个水落石出,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

  几个小时以后,伍悦带着赵亮来到李辉家里。

  伍悦给双方做了介绍,客气了几句,赵亮就直切正题了。他向刘文雨提出,想看看李辉留下的那封遗书。

  刘文雨脸一红,那封遗书写的情意绵绵,两个人老夫老妻的,孩子都那么大了,刘文雨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那封遗书才是疑点所在,因此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把它取出来交给伍悦。

  其实伍悦之前也没看见过,只是听李小峰跟他念叨,当时李晓峰称这封遗书为父亲的绝命书,还说父亲好像知道自己将要辞世,才匆忙之间做出安排的。此前伍悦也不好意思直接要这个来看,现在既然说明是要调查李辉的死因,那么作为重要疑点,这封遗书肯定是要仔细看过的了。

  两个人认认真真看了好几遍,除了感慨李辉思维缜密,做事滴水不漏又很周全详细外,就只剩下羡慕人家两口子情深意重了。看来看去,除了李辉好像提前预知啦死期之外,实在看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来。就在赵亮把那几张纸叠好交还给刘文雨的时候,有一句话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遗书的最后面,李辉有告诫儿子这样几句话。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切不要为了钱财而因小失大,否则悔之晚矣,切记切记。”

  这两句话倒也平常,就是要让儿子尽人事听天命,随遇而安,不要妄求财物而已。然而李辉家资巨富,他留下的钱财,李晓峰打着滚也花不完,更何况李家家教甚严,李辉夫妇都不是狂骄极侈之人,从小就养成了李晓峰谦恭节俭的习惯。虽然父母对孩子多少叮嘱都不嫌多,但是在遗书中出现这种上顶着千,下缀着万的嘱托,也一定是极为重要的。

  赵亮隐约觉得这两句话好像藏有玄机,可又说不出原因,毕竟这几句话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他摇了摇头,把信归还给刘文雨。但是这几行字,则深深的记在他的心里了。

  “刘姐,李总那几天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伍悦见没什么进展,赶紧找新话题。

  “哎,我不是跟你们说过吗,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要说不正常,也就是睡不好觉,失眠,要不就是做噩梦,一问他,他就说最近公司压力太大,别的也没有了。”刘文雨答的很痛快,显然这个问题她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伍悦对这个答案没什么感觉,但是赵亮听到噩梦两个字,不由愣了一下。自从妹妹去世前夜那个古怪的恶梦之后,他就一直对此忌讳莫深。今天又听到李辉死前也是噩梦不断,不由得把两件事就想到一起了。

  “刘姐,嗯,您知道李总都做什么样的噩梦吗?”赵亮对李辉的梦很感兴趣。

  “这我可不知道了,他也不告诉我啊。不过每次做完噩梦,他就睡不着了,就一直坐在沙发上抽烟。”刘文雨顿了顿,“不过也不是这几天,他睡眠一直就不好,以前也经常做噩梦,只是那几天更频繁了而已。”说着,她不由一阵伤心,眼泪又在眼眶中打转,她赶紧扯了一张纸巾,擦了擦眼角。

  伍悦和赵亮互相对视了下,想安慰几句又拙嘴笨腮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赵亮叹息了一声,“刘姐,那他这阵子有接触什么人吗?”

  刘文雨摇头,“没什么其他人,就是上班下班,而且这几天到家也很早,没看有接触什么人,小伍也知道”

  伍悦也点头称是。

  这么说吧,赵亮问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最后两个人只好怏怏而归。刘文雨送他们二人到门口,分别之时双方约定说如果有新进展再互相通知。

  往回走的路上,两个人议论纷纷,都觉得这事看似正常,但是暗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走着走着,伍悦突然问道“你说他前阵子去雍和宫算命,这算不算不正常啊?”

  赵亮笑道“有钱人不是都信这个吗?不算什么吧。”

  伍悦又说“之前到也听他说过信命什么的,不过我跟他快3年了,就见他去过一次。”

  “这没什么吧,毕竟人家私事,又不可能干什么都带着你”赵亮对此嗤之以鼻。

  伍悦一听也有道理,自己是人家助理,又不是跟班,人家私生活去哪去干什么,他自然不清楚也管不着。想到这,他笑道,“咱们有空也算算去,看咱们能不能破案,要算出来说不行,咱就不费劲了,嘿嘿”

  赵亮白了他一眼,“不让人蒙走点钱你难受是吧”

  “嘿,你还别不信,就李总去的那家,我们走的时候还有开着豪车去的呢,我跟你说,这东西信则有...”

  “我不信这个,真要老道都算出来了,还要我们警察干嘛啊?再说了,月儿病的时候,还请了挺有名的老道呢,不也是蒙事的,骗走多少钱不说,折腾个天翻地覆,结果怎么样....?”

  伍悦一听这话明白了,也难怪赵亮对算命如此抵触,之前赵亮的小舅侯勇请来过一位名老道,先改名字后改风水,赚的钵满瓢满,眼见没有效果索性溜之大吉了。但是伍悦直觉上,就是觉得应该去一趟那家店,索性耍赖道“李总临死前都要去的地方,而且,还拉着我去一趟,你想是为什么?也许就是暗示,暗示那里有线索!”

  赵亮听的直翻白眼,人家又不知道你现在英雄情结大爆发要搞什么查案复仇的,哎,算了,赵亮很了解伍悦的脾气,虽然看起来一副文弱清秀的书生样,但性格倔强,骨子里拧的很,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果不答应他,他会找到各种匪夷所思的借口以达到目的。干脆答应他,陪他去逛一趟了事。想到这里,他一副认真的表情,“你说的太对了,我们明天就去!”

  这次轮到伍悦吃惊了,这家伙怎么了,竟然这么爽快就同意了,不过无所谓,反正去就成了。

  于是两人约定好第二天上午10点,在雍和宫地铁口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