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第一名死者

   赵亮最近这段时间实在很烦恼,自从妹妹死后,仿佛没有一件是顺心的事儿。先是伍悦拉着要调查李辉死亡真相,结果两个人跑到一家奇怪的算命店问了半天,什么信息都没有不说,竟然连人家老板姓字名谁都不知道,看他们两那么熟悉的样子还以为那小子认识呢,结果只是瞎客气套近乎而已,不过这也没所谓,但是这几天那小子一直念叨还要去,分明是想泡姑娘,还找出好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自己是不是应该把这事跟伍悦的小女友吹吹风呢。

  赵亮坐在警局,最近工作上也加了任务。这阵子不知道从哪流窜来一个盗窃团伙,在自己的辖区内疯狂作案,短短一个多月,已经接到5起居民的报案了,这伙人作案手段高明,明显具有反侦查的能力,队长大怒,这几天兄弟们到处布哨多方打听,可还是一筹莫展。

  他今天需要排查搜集来的各种资料,就在他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他小舅侯勇又跟来凑热闹了。

  赵亮一看是他的电话就不想接,但是侯勇没完没了,打完一遍又一遍,赵亮烦的七窍生烟,索性接起来打算应付几句了事。

  “喂,小舅,我上班呢,不方便接电话,要不下班我打给你啊。”赵亮用低低的声音,急促的对着手机说道。

  “别别别,亮子,你得救我啊!!我,我,我贪了人命官司啊!!”正要挂断,话筒里就传来一阵恐慌的颤抖的声音。赵亮愣是没听出来这是小舅的声音,不由仔细又看了下手机,确认一下来电,就是侯勇没错。“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我没杀人,你要相信我,我是清白的,我什么也没做啊...”侯勇那边说话颠三倒四,翻来覆去说不个所以然,就死命强调自己什么都没做过。

  赵亮既无奈又着急,他打断侯勇的话“你别着急,警察不会冤枉你的,你在现场吗?是怎么回事你方便现在说吗?”

  “在,在啊。你说这人,她昨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早上一睁眼人就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侯勇的声音低哑,能感觉到他现在一定郁闷的快死了。

  “舅妈??!”赵亮吃了一惊。

  “哦....不是....嗯,我昨天。。嗯,在外面,和朋友...嗯”侯勇那边吞吞吐吐。赵亮一听就明白了,这位祖宗昨天又住小三,小四或者小五家了。不过这些已经不是重点了,重点是,人已经死了!

  “哦,你那边现在什么情况?”赵亮着实不想纠缠那些乱事,干脆直接问重点。

  “现在?医生,警察,来了好些人,刚有警察问我口供来的,说让我一会跟他们回局子呢!你得救我啊!”

  口供!!赵亮听得直翻白眼,“行了我知道了,你也别着急,人家就是找你了解情况,你在现场,也算当事人了,当然得问你了。”

  “什么?当事人??人不是我杀的!我什么都没干啊,我冤枉啊我!!”侯勇一听当事人三个字立刻慌了神,顿时头晕眼花差点晕过去。

  “法盲”赵亮心里叨咕了一句,连忙安慰道“当事人不是嫌疑人,你冷静点。一会你就好好配合人家,让你去哪就去哪,回头发短信,把地址什么的告诉我,我下班就去看你”

  “下班?你能不能早点出来啊,请假行不行?扣多少钱我加倍给你补偿!”听得出来,侯勇已经火烧屁股,急得抓耳挠腮,巴不得赵亮现在就出现在他面前。

  “行了行了,你就听话,一会发我地址,就这样,挂了”不等对方说话,赵亮就挂断了电话。

  “哎....真麻烦....”此时的赵亮心乱如麻,最近家里外面的事情接二连三,令他颇有些促不暇接,手忙脚乱起来。

  他两只手抱着脑袋,靠在椅子上面仔细回想刚才的事情。

  侯勇昨晚去了小情*人家里过夜,结果今天早上小情*人死在家里。赵亮虽然不喜欢小舅这个人,但是他相信侯勇不会,也没有胆量杀人。别说杀人,杀鸽子,杀王八他都不敢,是个拿起刀就哆嗦的人。再说,他也没有理由杀死自己的情*人啊。

  难道那女人逼他?或者威胁他?不可能,侯勇这种情场高手,不会留什么把柄给她们的,而且真要是两人争执发生了意外,也不可能睡一夜第二天再死,退一万步说,让侯勇和死人睡一宿觉,吓死他也不敢啊。

  这种睡一觉就死了的....

  赵亮突然想起了李辉!

  都是事先毫无征兆的,就在睡梦中死去。

  不知道侯勇的小情*人,之前有没有留下遗书,或者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表现,如果有,那么两者会不会有关联呢?他们会不会是被同一个凶手杀死的呢?

  那如果没有呢?如果她没有任何异常,那么和李辉的死就变得完全不同,那就是巧合??

  他突然觉得抓住了什么,又觉得什么也没有。感觉好像理出了些头绪,但其实还是一团乱麻。他把两件事翻来覆去的在大脑中做着对比和猜测,可终是毫无进展。

  赵亮揉揉太阳穴,喝了口水,不想了,等见面就清楚了,跟那边的同行好好聊聊,可能事情就会有进展,现在自己都是瞎想。他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又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排查那几个杀千刀的贼。

  到下午,侯勇终于发来了短信,只有一个地址,不过已经足够了。赵亮看看表,离下班还有挺长时间,于是他把小舅这件事没有隐瞒,原原本本的跟头儿说了,希望可以早走一会,去那边帮忙处理一下。领导也体谅,立刻就准了假。

  赵亮千恩万谢,赶紧换好了衣服,急匆匆去找他小舅侯勇去了。

  到了派出所很顺利的见到了负责这个案子的民警。赵亮没说自己是警察,只说自己和侯勇是亲戚关系,是来问问情况的。

  派出所的同志跟他交代了下现场的情况后说“您舅舅情绪太不稳定,问他什么都说不清楚,带回来做笔录也是例行公事,现在就等你们家属来人,把他带走就行了。不过之后如果有什么情况,或者需要他作证什么的,还是要找他的。”

  赵亮满口应承“那是一定的,我们一定积极配合调查工作,警察同志您就放心吧,现在带我去看看他行吗?”

  一个小时之后,赵亮带着眼圈乌黑,头发蓬乱的侯勇离开派出所。

  一路上,赵亮也不说话,开车直奔侯勇的家。他知道,他小舅这个人憋不住话,与其自己问,不如等他自己说。果然快到家的时候,侯勇忍不住了。

  “亮子,今天谢谢你啊。走,我请你吃饭去!”

  “不用了吧,你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赵亮看了一眼时间,也快下午5点种了,要说吃饭虽然有点早,不过也能将就,嘴上却口不对心的说送他回家。

  “那哪行啊,走吧,我请客。”侯勇显得有点着急,他这时候憋了一肚子话,要知道,这事还没完呢,不定什么时候,还得被传唤调查去。“亮子,这事帮我瞒着点成不?先别让家里人知道。”

  “为什么?”赵亮一翻眼。

  “你姨啊舅舅啊,他们岁数都不小了,我怕她们跟着瞎操心。真给急出个好歹来我这罪过就大了。还有,你妹妹刚走,你舅妈正难受呢,我也不想再让她着急了。”侯勇说的很诚恳,倒让赵亮有些意外。他没想到,侯勇还会在乎这些,他还把这个家放在心上。

  不过他说的是事实,自从小月生病到去世。家里人已经打击很大了,尤其是小舅妈,这时候再跟他们说侯勇摊上这事,还是在那女人家里,不就成了火上浇油吗。想到这里,他看了侯勇一眼,正对上对方恳求的目光。

  “好,放心吧。我不会跟她们说。”转而赵亮狡猾的一笑,“小舅,那咱今天去哪给你压压惊啊?”

  侯勇见他答应了自然心情放松,转忧为喜,道“跟我走吧,前面路口往左,咱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我可得跟你好好说说,今天可吓死我了啊!”

  车子一转弯,按照侯勇的指挥,三转两转就来到了四叶日本料理店。两人进门找了一个安静的位置,侯勇拿着菜单,一副不要钱的样子,先点了一大桌子刺身生鲜和寿司,又点了一瓶酒,还给赵亮要了饮料。赵亮暗自乍舌,这得多少钱啊!可转念一想,侯勇这种人就得恶狠狠的宰。想到这里也就心安理得了,往沙发上一靠,懒洋洋的看着侯勇不言语。

  侯勇点完酒菜,服务员转身离开。侯勇看着她走出几步,估计听不见两人谈话了,赶紧探着身子,用两个胳膊肘支着桌子,压低声音道“你可不知道,今天吓死我了!”

  他往两边看了看,“昨天晚上还说今天给我做早饭,然后陪我去公司呢,结果怎么着?早上我睁眼一看,她侧身躺着还睡呢,我一看表都快十点了!我就生气啊,伸手一推她,可坏了,冰凉冰凉的啊!我一下就醒过来了,把她身子转过来一看,哎呦可吓死人了!那脸都是青的!紫青紫青的!我当时就...”

  赵亮听他絮叨个没完,直接打断道“医生说死因是猝死?”

  “死因?哦,对,医生说是心脏猝死,说也就几分钟这人就完了。”心脏猝死!赵亮心里一翻个,暗自想“李辉死于心脏?痹,这也是猝死的一种症状啊,如此看,两人的死亡方式可以说是一样的”

  想到这样,赵亮有些兴奋,两眼放光,“小舅,那她昨天晚上有什么异样吗?比如,说话像留遗言啊,交代什么事情啊?有没有?”

  “没有没有”侯勇连连摇头。

  “你好好想想,她都说了什么没有?你俩都去过哪里?”赵亮赶紧启发他,怕他一整天担惊受怕的忘记什么重要的细节。

  侯勇仔细的想了想,又摇头道“昨天晚上我们晚到很晚才回家,到她家的时候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后来聊了几句就睡了,她也没说什么啊。”

  “就没有了?”赵亮不死心,又追问了一句。

  “没了啊。”“什么都没干就睡觉了?”“这个....”侯勇脸上有点不自然,尴尬道“我去找她还能干嘛啊,内事儿呗。你小子还非得让我说出来,真是...”

  赵亮一愣,也恍然大悟。侯勇留宿**家里,自然是要行男女之事,虽说是人之常情,可一旦说破还是有些尴尬,自己本来想问有没有异常情况,结果扯到这上面去了。

  为了缓解气氛,赵亮嘿嘿坏笑着挪揄道:“是不是你们喝多了,再一内啥,一时太激动,兴奋过度了,那女的就猝死了?”

  “?g!这可不能瞎说!”侯勇一听就急了。

  正巧这时候服务员端着盘子过来上菜,侯勇只得强压激动,把话又咽回去了。等服务员离开,才又压低声音“医生检查过了,说就是心脏猝死,死亡时间大概2点多。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时候完早睡死过去了。再说医生都说了没关系。你可别胡说啊...”

  “嘿嘿嘿嘿,别急啊,小舅,你看,我就那么一说,别激动,别激动,来,快吃两口压压惊啊。”赵亮一边说,一边自己夹起一片海胆放进嘴里慢慢品着。

  其实侯勇饿了一天,早就前心贴后心,可真看到吃的,又觉得心里堵得慌吃不下去。拿起筷子又放下了,自己倒了杯酒拿在手里,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呢。

  “小舅,那她夜里,也没起来,或者有过声音?”

  “哎,一觉就大天亮了。要是夜里听到声音,知道跟死人躺一张床上过了一夜,”侯勇不觉全身打了个冷战,“那就跟她一块猝死了。”

  赵亮点点头,“医生说她死亡时间,2点多?”

  “对,医生这么说的,你想想啊!2点到10点啊!我搂着个死尸睡了8个小时啊!!我现在想起来就浑身冷啊,你没看见她那张脸...”侯勇开始絮叨个没完。

  此时赵亮的心里,也像开锅了一样。大概2点多钟,这和李辉的死亡时间,也几乎相同,难道他们真的没有关联吗?可是李辉是个品行端正的生意人,怎么会跟这个靠男人包*养的情*妇有什么关系?而且李辉显然知道自己死期降至,侯勇的***看起来则毫不知情。还是说,仅仅是自己知道的两个人,碰巧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呢?

  “亮子,你说他们之后会不会抓我啊?”侯勇皱着眉头担忧的问道。

  “嗯,谁?”

  “警察啊!”

  “咳,别担心,人既然不是你杀的,医生鉴定也跟你没关系,警察抓你干嘛?”

  “我就是觉得他们看我眼神特别...特别....”侯勇歪着脑袋,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

  赵亮一看他这模样,忍不住乐了。“别吓唬自己了,你俩充其量有个不正当关系,卖*淫嫖*娼都算不上,没人有闲工夫逮你。除非你真跟她死亡有关系。”

  侯勇赶忙摇头道“真没有,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那就甭担心,没事,就是可惜你少了个美人儿喽”赵亮嘻嘻笑道。

  侯勇愁眉苦脸,“你就没正型,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

  简短说,两人边吃边聊,一顿饭足足吃了将近两个小时,赵亮见他情绪稳定的差不多了,便提出送他回家,让他早点休息。

  看着小舅独自走进楼门,有那么一瞬间,赵亮觉得他的背影孤单而苍老,不由心里也是感慨万千,上次来这里,还是接妹妹小月过生日,这才几个月,就上演了一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侯勇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说他不溺爱这闺女绝对是冤枉他,可小月在世的时候,他这个做父亲的,也确实没尽到责任,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之后才饱尝伤痛,恐怕在侯勇的世界里,爱女夭折的痛苦,就连时间也无法抚平。

  赵亮望着楼门暗自神伤了一会,便开车回转自己的住处。路上他突然想起伍悦来,好像这小子已经好几天没和自己联系了呢。上星期还一直叫着要再访笑缘居呢,也不知道这几天又折腾什么去了。等到家得给他打个电话关心一下了。

  等走下电梯,楼道里一片黑灯瞎火,赵亮使劲剁了两下脚,可走廊灯依然没有亮。赵亮心中暗骂,这破灯灵敏度真是越来越差劲了。他掏出钥匙,摸索着走到自家门口。正要开门,只见楼道转弯处,靠近楼梯口的地方,一个黑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几步便来到赵亮身后,同时一阵嘶哑的声音响起。

  “我等你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