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解梦人

   正当赵亮掏出钥匙要开门的时候,楼道转弯处,靠近楼梯口的地方,一个黑影摇晃着的站起来,晃荡着来到赵亮身后,同时一阵嘶哑的声音响起。

  “我等你好久了,你终于回来了。”

  赵亮吓的倒吸一口冷气,瞬间觉得头皮发乍,舌头发短,汗毛根都竖起来了。

  他连忙一转身,正对着黑色人影,“谁?!”

  对面的黑影也不答话,一巴掌拍在墙壁上。

  刺眼而惨白的灯光骤然亮起,只见对面那人一只手捂住眼睛,恶狠狠的咒骂道“妈的,晃死老子了!谁他妈的换的这种烂灯泡!”

  赵亮也被晃的眼睛发花,他使劲眨眨眼,借着灯光一看,站在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好哥们伍悦。

  赵亮浑身发软,靠着门,拍着心口骂道“有病啊你,干嘛突然窜出来吓唬人!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差点我就猝死了!”

  伍悦揉着眼睛,笑嘻嘻道,“我没吓你啊,谁知道你干过什么亏心事,这时候做贼心虚。快开门让老子进去歇会,脚都麻了。我等你一个多小时了都。”一边说一边抓起两个鼓鼓囊囊的大塑料袋,连扭腰带晃腿的催促赵亮开门。

  进屋之后,赵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刚才着实被吓的不轻,现在还四肢无力呢。伍悦则毫不客气跑去冰箱拿了两瓶啤酒出来。

  递给赵亮一瓶后,伍悦自己也坐在沙发上,斜着眼睛嘲笑起来。

  “你胆子太小了吧,就你这样怎么保护人民群众啊,嘿嘿嘿”

  “少废话,大晚上跑我家来干嘛?”赵亮没好气的问道。

  “想你了,来你这住几天。”伍悦笑嘻嘻的从沙发缝里抠出空调的遥控器。“刚才楼道里又闷又热,快让老子爽一下,你这有没有下酒的吃的?”

  “没有,想吃自己买去。”

  “早猜到了,看我带了什么?”伍悦蹦起来把塑料袋打开,从里面拿出好几盒从周黑鸭买回来的下酒菜,辣鸭翅,辣鸭脖,辣豆干一应俱全,应有尽有。他看了看,挑出几盒放在桌上,剩下的都塞进冰箱里去了。

  赵亮看着伍悦自己忙活,忍不住道“你刚才说住几天是什么意思?”

  伍悦把带来的各种食物塞进冰箱,又开始从另个袋子中拿出洗漱用具及换洗衣物这些日常用品来,听到赵亮问他,嬉皮笑脸的答道“就是住几天啊,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做,一个人住多寂寞。”

  说话间,他扒在卧室门口往里看了看,“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挤一挤吧。”

  赵亮一听这话,赶紧接道:“得,您也甭勉为其难,要想住就睡沙发吧,我可不想跟你挤一个床上,大热天的。”

  “真小气,看我枕头都带来了,你好意思哄我吗?”伍悦才不管这套,从袋子里拽出枕头和毛巾被,就进屋收拾床去了。

  赵亮看他像变魔术一般把枕头和被子都拿出来了,也知道对方不是开玩笑,赶忙从沙发起来跟着他进里屋去了。

  只见伍悦已经把床单掀开,把床上的枕头被子扔到床的另一边,还趴在床上使劲闻了闻,回头看见赵亮正站在门口,便笑嘻嘻说道“勉强能睡人,比我想像中干净多了。”说话间他把枕头丢在床上,转身又回到外屋,盘坐在沙发上准备喝酒了。

  赵亮无奈的又跟出来,“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我还没同意收留你呢。”

  “谁管你,反正我不走了,来先喝点,刚才在你家楼道,可把我憋坏了。”伍悦一副到自己家的样子,喝了口啤酒,撕开一盒鸭翅开始啃了起来。“你也吃点。”他边啃边招呼赵亮。

  赵亮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和他扯皮,“你这星期跑哪去了?我还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怎么就跑我家门口蹲点了?”

  “哎,别提了,一会我再跟你说吧,”伍悦啃着鸭翅,“你家有方便面没有?我饿着呢,还没吃晚饭呢。”

  赵亮一直就拿这位爷没辙,于是也不跟他再多废话,直接站起来走到厨房,把方便面泡好了端到他面前。

  “你慢慢吃着,我正好有事想跟你说。”

  “嗯嗯,”伍悦吃的正开心,也乐得不用说话。

  “我小舅的小情*人儿死了,也是心脏猝死,时间就在昨天凌晨2点多。”接着,赵亮就把今天侯勇给他打电话,之后又去警察局接他,两人吃完饭才回来的经历,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最后问道:“你觉得,她和李辉的死,有没有关系啊?”

  “猝死大部分都发生在熟睡的时候,而且两个人完全没有交集,连相似的地方都没有,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伍悦眯着眼睛想了想,“不过,不过....”他吞吞吐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过什么啊?”赵亮有点着急“你倒是说啊”

  “......”伍悦又抓起一个鸭翅,“这事吧,我说了估计你也不信啊。”他用手背蹭蹭头,又不言语了。

  这不是让人着急吗,赵亮这急脾气最受不了人家说一半的话。

  “你先说啊,不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信啊,赶紧的。”

  伍悦沉闷的打了个哎声,翻着眼睛盯着赵亮,“你信有鬼吗?”

  “这么阴森森的看着我干嘛?”赵亮被盯的发毛,“怎么说呢,我是没见过,也谈不上信不信。”

  “那好,”伍悦低下眼睛,灌了口啤酒,“我撞上鬼了。”

  赵亮抬起眉毛,露出吃惊的表情,“你喝多了吧?”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强忍着又咽回去,改口道“鬼?你见着鬼了?”

  伍悦对他的反应毫不在意,继续道“就算不是鬼,也是妖怪,怪物。”他顿了顿,“在梦中杀人的...怪物。”

  事情要从4天前说起。

  伍悦自从上次和赵亮一起去笑缘居,见到风华绝代的富家少女凤哥儿,便一直念念不忘。凤哥儿俊美的脸庞,婀娜的身姿在伍悦脑海中挥之不去,只要一闭眼,就看见凤哥儿站在面前,或招手或微笑,搞得他神魂颠倒,寝食难安。

  其实伍悦并不是个痴心妄想的人,他很清楚自己和凤哥儿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别说不会有结果,恐怕连交集都很难出现。但他就是想再见到她,哪怕能多了解一点她的情况也好。他找了赵亮好几次希望再访笑缘居,都被赵亮以工作忙,不休息等理由拒绝了。后来伍悦实在忍不住,决定自己去一趟。

  可到了笑缘居门口,透过窗户往里面一看,只有那个老道坐在桌子后面,聚精会神的看书,屋里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他站在门口想了想,一则是那个年轻人好像不在,再者就算进去了也不知道说什么,一时间觉得自己像傻瓜一样,可就这么走了又不甘心,于是干脆进了旁边一家咖啡店。

  这家咖啡店离笑缘居不远,坐在窗口处刚好可以看到通往笑缘居的那个小窄巷。伍悦点了杯卡布基诺,便对着那条小窄巷发起呆来。

  连着在这家店里坐了两天,伍悦突然觉得自己像傻瓜一样,大白天放着正经事不做,跑到这里浪费时间,把个温柔可爱的小女友丢到一旁不理不睬,反而对那个只见过一面,如幻影般遥不可及的神秘女子五迷三道,简直就是神经病。问题想开了,伍悦便觉得神智清明了很多,心情也放松下来。

  正准备结账走人,忽听到身后两个人说话。是一个人正在给另一个人解梦,正说的云山雾罩,神乎其神。他扭头一看,一个穿着中式对襟衣服的中年人,正面有忧虑,断定求解梦的人恐怕要犯小人,惹上麻烦。对面那个人则紧张不已,不停的请求破解之道。

  伍悦心中暗笑,这种骗人的伎俩虽然过时,倒也简单有效,屡试不爽。没想到现在这个年代,还有这么多人迷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结了账单,伍悦站起身离开小店,走过那两人旁边时,不由就多看了那人几眼。偏赶上那个解梦者一抬头,两个人一对上眼神,那解梦者对他和善的一笑,伍悦也赶紧微笑还礼,心中倒是对他多了一分好感。

  就在他转头的时候,好像有蜘蛛网一样的细丝刮到了脸上,伍悦抬手擦拭几下,却什么都没有,当下也并不在意,出了店面便回家去了。

  可没想到,当天晚上,伍悦就惹上了大*麻烦。

  那天晚上,伍悦吃过晚饭,躺在床上跟女友打电话,聊了将近两个小时,后来姑娘说太晚了第二天还要上班,便互道了晚安挂断电话睡觉了。伍悦心中别提多轻松了,终于又回到正常状态了。他翻了翻手机游戏,玩了一小会觉得无聊,便也关灯睡去了。

  可没想到,这一睡觉就睡出毛病来。

  先是乱七八糟的梦境不断,后来,梦境逐渐清晰起来。

  伍悦梦到自己来到小时候住的四合院,走进东屋,屋里的摆设还和原来一模一样,只是屋里没人,梦中好像父母都去上班了,他刚从外面玩回来,要准备写作业,梦里的他,还在念小学。

  他翻出作业本,那些题目好难,他看来看去也没有几道会做的题,正在着急的时候,墙角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有点像闹耗子。小伍悦有点害怕,想看又有点不敢。过了一阵,那声音更大了,而且离他越来越近,小伍悦压不住好奇,扭头向墙角看去。

  这一看可把他吓坏了,一只长满黑色长毛的胳膊,正从墙角慢慢的伸出来,张开的利爪已经快要碰到他的衣服了。他清楚的看到,那只黑色的大爪子,骨节粗壮,皮肤粗糙,长长的黑色指甲弯曲着,手背上长满了和胳膊上一样的粗硬的黑色长毛,那条胳膊上怪肉横生,健硕有力。

  小伍悦吓得大叫一声,站起来转头就跑。但那只爪子一把就抓住了他的左手手腕,像钳子一般牢牢的攥住,那只利爪的手指缩进,指甲几乎扣进了他的皮肉,那股力道极大,拽着他向墙角拖去。

  他又疼又怕,尖叫着抓住桌角,拼命与那手抓抗衡着,可终究没有那只怪手力量大,眼看着一点点被拖到墙角,他慌乱中抓起桌上的圆规,用圆规上面的尖刺狠狠扎向那只怪手的手背,尖刺一下子扎了进去,随着一股黑血溅出,那怪手吃痛,便松开了他的手腕,一下子缩回墙角不见了。

  伍悦也从梦中惊醒,强烈的恐惧使他浑身无力,只能听到寂静的夜里,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的声音,一个噩梦而已,他安慰自己,可忽然从手腕传来一阵疼痛,真实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蓦的做起来打开灯,左手手腕上,3道青黑色的淤痕清晰可见,仿佛在提醒他刚才不是一场梦。

  伍悦害怕了,把屋里所有的灯都弄亮,也不敢睡觉了,只得打开电脑消磨时间,此时的表针,正指向两点二十分。

  直到外面天光放亮,伍悦才爬回床上躺了一会。

  第二天,他看着手腕的瘀伤,可能因为白天的关系,颜色看起来浅了一些,摸上去也不怎么疼了。他甚至开始怀疑,会不会是自己睡觉的时候,右手抓住了左手,再加上恶梦的关系,自己跟自己较劲,才弄成这样的呢?

  伍悦的神经大条到可以跑航母,因此很快就消除了恐惧,只是在第二天睡觉的时候,特意平躺的很规矩而已。

  可是那个恶梦又出现了。

  梦中,他又回到了那个四合院,还是小时候住的那件屋子,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只不过,梦里他清楚的记得,墙角会伸出恐怖的怪手,可是却不怎么害怕。他又坐到椅子上,从铅笔盒里拿出削铅笔的小刻刀放在手边,竖起耳朵,留意着四周的声响。

  果然,墙角又发出响声,像有小动物在刨土,伍悦转头睁大眼睛看着那里,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当时完全没有要逃跑的想法。

  这次那只怪手出来的石破天惊,水泥地面一下子爆裂开来,破随的水泥片,砖头,随着沙土四处飞溅,旁边的家具七扭八歪,那只胳膊伸出地面高高举起,手指成爪状对着屋顶,然后手掌一转,对着小伍悦便抓过来。

  小伍悦此时吓得目瞪口呆,倒也没忘了一把抓起刻刀,他转身想跑,可来不及了。那只黑色的,长满黑色长毛的粗壮的手爪,已经抓到了他的上臂,把他整个人都揪了起来。他的身体悬在半空中,两只脚拼命踢踹着想要保持平衡,却完全无济于事。那只手力度奇大,小伍悦疼入骨髓,觉得胳膊都要被掐断了,强烈的恐惧和疼痛令他眼前发黑,手一松,刻刀直直的掉了下去。

  说来也巧,刻刀的刀尖,正好戳在怪手破土而出的位置,锋利的金属插进那只胳膊足有一存多深,只听地下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利爪一耍把小伍悦扔了出去,与此同时胳膊嗖的一下缩回去,眨眼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那尖叫声穿透了伍悦的耳膜,直刺入大脑。就在他的身体被甩出去,即将摔在地上的时候,他猛然从梦中惊醒。

  梦境与现实的瞬间交替,伍悦觉得自己像是被怪手摔到了床上。浑身冷汗淋漓,心脏狂跳,从左臂传来一阵剧痛。他霍得坐起身,一巴掌拍亮了床头灯,左臂上3到青黑色的爪痕触目惊心。

  他哆嗦着抬起右手,在爪痕处比划了一下。

  这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在睡梦中抓伤的,正常的人类的手,根本扭曲不到那个角度,能用自己的右手把左边上臂抓出那样的角度,那样的伤痕。

  恐惧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伍悦全身的血液几乎凝固了,他第一次因对未知事物的无能为力而恐惧。窗外漆黑一片,墙上的小挂钟,指针刚好指向两点二十分。

  之后的每分每秒都变得漫长,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他才歪在床上小憩了片刻,也是半睡半醒,连续2天的怪梦,搞的他神经衰弱,他突然想起咖啡馆解梦的人,要不要找他来破解一下呢?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瞬间便被打消了。梦是心头想,就算真有神鬼,也是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但是那只怪手怎么解释?竟然真的抓出伤来,这可是造成了物理伤害啊!不都说鬼是靠吓唬人的吗?伍悦心里胡思乱想,他想到了睡梦中因心脏麻痹而死的李辉,想起了刘文雨说李辉这段时间也是恶梦连连,难不成跟这怪手有关吗?

  想到这里,他赶紧拨通了刘文雨的手机。他急切的想要知道,李辉身体上,有没有出现莫名的奇怪的伤痕。

  然后结果令他失望,刘文雨肯定的告诉他,李辉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他没有对刘文雨提起自己诡异的恶梦,便匆匆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