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梦里惊魂

   伍悦一整天都呆在家里,上网查阅各种跟恶梦相关的资料,但都没有找到关于怪手的信息。网上大部分都是关于解梦的,什么杀人见血是要发财啊,什么病中的亲人死掉是要痊愈一类的,也有说,受恶梦困扰就挂小镜子,可又有人说,镜子对着床更不好,有说床头挂宝剑辟邪,还有说挂了宝剑容易使主人有血光之灾。各种说法五花八门,在伍悦眼里简直就是鬼话连篇,都是不靠谱的东西。

  可眼看天气慢慢黑下来,他心里越来越紧张起来,又快到晚上了,那只恐怖的怪手会不会再出现呢?

  伍悦想起,这两次从梦中惊醒,时间都是凌晨两点二十左右,干脆熬到3点再睡觉。他打定了主意,索性翻出零食和啤酒,边吃边玩游戏,还放了把菜刀在桌上壮胆。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伍悦越发困顿起来,他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几圈,心中暗自感慨。“真是光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赶少年啊,想当年连续3天2夜不睡觉,各种精力充沛的泡网吧歌厅,没完没了的招呼着啤酒白酒都没事,今天才熬到这时候就浑身瘫软了,哎,岁月不饶人啊!”

  他一边感慨着,一边在屋里溜达着提神。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干脆找张电影光碟来看好了。伍悦打定主意,忙叨叨的把食物,啤酒拿到客厅的茶几上,找了张欧美动作片塞进dvd机,然后盘坐在沙发上边吃边看,当然,他还没忘了把壮胆用的菜刀也带在身边。

  虽然电视里情节激烈火爆,可伍悦的精神还是一点点迷糊起来。当墙上的表针轻轻指向两点整的时候,他脑袋一歪,靠在沙发上不动了。

  恍惚中依然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只是声音离他越来越远,他想喝口啤酒提神,可胳膊怎么也抬不起来,全身懒洋洋的酸软无力。就在这时,沙发后面传来异响,就像很多只甲虫爬过,无数爪子刮蹭地板的声音。沙沙的声响越来越近,可伍悦就是动不了,他心中大骇,难道碰上了传中的鬼压床?!明明自己没睡觉啊。

  四周都穿出了虫爪挠地的声音,而且那些东西正在向沙发聚集,数量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伍悦甚至可以听到那些虫子层叠在一起,爪子互相扒拉发出的声音,被压住的虫子发出的吱吱的叫声,和更多向这边聚集的脚步声。

  伍悦努力挣扎想活动四肢逃离这里,但是哪怕是一根手指,此时都不能活动。四周的声音慢慢安静下来,空气变得更压抑,他可以感受到沙发下面正有一股力量,一股恐怖而且拥有巨大破坏力的力量即将爆发,这股力量可以轻而易举的至他于死地。

  伍悦感受到了危险,他眼珠充血,拼命扭动着身体,祈祷可以恢复活动。沙发下的力量终于爆发了,一只利爪自下而上穿透了沙发,硬挺挺的指向天花板,还是那只长满黑色长毛的利爪,黑褐色的长指甲在灯光下闪着乌木般的光。

  索性利爪穿出的位置,刚好就在伍悦旁边,并没有伤到他。随着沙发被掀起,伍悦摔到地上,也一瞬间回复了知觉。茶几也被撞倒了,上面的东西撒了一地。他连滚带爬的想去捡起菜刀,就在这是,那只怪爪发现了伍悦,一把向他抓来。

  伍悦拼命向前一蹿,利爪一把抓空,紧接着往后一锁,又猛抓过来。伍悦正好持刀在手,见利爪又来,挥刀向它手腕处砍去。但他还是稍慢了一点,怪爪的指甲已经抓到他的小腿。那大爪子仿佛可以明白伍悦的意图,见菜刀的刀锋闪着寒光呼啸而至,一瞬间便放开他又缩回去,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伍悦的腿被指甲划出几道又深又长的伤口,鲜血迸流。

  “哎呀!”伍悦惊叫一声睁开眼睛,电视上还在播放着热火朝天的打斗场面,食物,啤酒,菜刀在茶几上放着,而他正靠坐在沙发里。他赶紧抬起手,手指灵活,确认可以自由支配之后,又伸手摸了摸沙发,柔软平滑的触觉立即传来,他的心稍微平静了一点,一切都没有异常,但小腿的刺痛是怎么回事?

  伍悦低头一看,小腿上赫然出现4条血痕,已经红肿起来,其中还有2条正在向外丝丝渗出血迹。他抬头,墙上的指针,默默的指向两点二十分。

  “喏~事情就是这样,然后我就收拾行李来你家避难了”伍悦摊手道。

  “哦......”赵亮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道“故事不错,我觉得你可以有空写点鬼故事,应该能火。”

  伍悦也不争辩,伸出手腕,又撩起衣袖,“你看。”之后又抬起腿,3次恶梦造成的3处伤痕清晰可见。赵亮一看就傻了,这种样子的伤痕,完全不可能是伍悦自己所为,更不可能是打架留下的,难道...

  见他有点发傻,伍悦指着自己眼睛又道,“我已经3晚上没好好睡过觉了,你看我眼圈都黑了。

  “看不出来....”赵亮客厅的灯是黄色的,颜色比较昏暗,这句倒是实话。“那你来我家,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啊。”

  “哎,我怀疑我家闹鬼,来你这里躲一躲,”伍悦喝了口啤酒,“说实话,我现在都不敢睡觉了。”

  “去庙里求个护身符?”赵亮皱起眉头,要他对付犯罪分子他有办法,但是对付梦里都怪物,他实在感到爱莫能助了。

  “没试过,之前我也不信这个啊。”伍悦摇摇头,“我倒是想再去趟雍和宫那边,上次碰到那个解梦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那种是骗子吧?跟人家约到咖啡店解梦,自己连个固定场地都没有,太像跑江湖的了。”

  “这倒是,要不去笑缘居如何?”

  “........转了一大圈,你就是为这个吧?”赵亮彻底无奈了。

  “哎,这不是跟他们还熟点吗,再说,他们应该都有这种业务吧。”

  “其实你是想去看姑娘吧?”

  “你就埋汰我吧,我都跟你说了,我已经不惦记这事了。”伍悦嬉皮笑脸的答道“当然能看见她就更好了,赏心悦目啊,就当安慰下我受伤的小心灵,嘿嘿。”

  “懒得理你,我明天上班,你爱去哪去哪吧。”赵亮不想纠结这个话题,他现在更关心今天夜里怎么办。“那要不你先睡会,我2点叫你,然后你熬到3点再睡如何?”

  伍悦翻起眼睛认真思索了一下,“也行,要不咱们上个闹铃?”

  “这样吧,”赵亮想了下道“别上闹铃了,你好几天没好好睡了,我自己上个铃,要是看你呲牙咧嘴面目狰狞,就把你叫起来,要是看你好好睡觉,就不叫你了,你也好好休息下。”

  “这样行吗?你...”伍悦有点犹豫。

  “没事,就这样吧,我睡觉轻,有点声音就醒了,反正就半小时,我盯着你就成了,你就别跟我假客气了。”赵亮是个做事很干脆的人,他看了一眼手机,“哟,都快11点了,赶紧洗洗睡觉吧。回头我看你要是一扭曲,就把你踹起来。”

  凌晨两点。

  赵亮坐在床上,认真的盯着熟睡中的伍悦,他知道,按照伍悦的说法,两点到两点二十分,就是恶梦出现的时刻。

  这么多年来,他对伍悦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能把他吓到的东西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那恐怖的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撞鬼了?其实仔细想想,这鬼也蛮弱的,居然用圆规都能扎跑了,不过天天这么折腾一次也受不了啊。

  伍悦睡的很安稳,呼吸均匀,表情平和,身上搭着一条毛巾被,看起来睡得正香甜。赵亮看了看表,两点十分了,看来今天应该没事,再等等,等到两点半。赵亮打定主意,依然不错眼珠的盯着伍悦。

  “好困。”赵亮打个哈欠,晃了晃脑袋,心中暗想,明天得让这小子请客,他睡得口水横流的,害的我坐这里傻瓜一样守夜。可那些伤到底怎么回事呢?那两个半夜猝死的身上也没见着有伤痕啊,可能不是一种鬼吧。这要真是夜里做梦被鬼吓死的,这事可就没得查了。李辉事先写了遗书,难不成是被鬼屡次恐吓?

  赵亮坐在床上胡思乱想,忽见伍悦一皱眉,抬起胳膊挥了下。

  赵亮不由一惊,正要飞起一脚把他踹醒,就看到一只黑花长腿大蚊子正围着伍悦头上飞舞,随时准备伺机饱餐一顿,敢情这小子在轰蚊子呢。赵亮暗笑一下,眼光盯住那只令人憎恨的小东西,准备找准机会送它再投胎。

  那蚊子忽忽悠悠,围着伍悦的头转来转去,最后落在离他头顶很近的床头上,趴着不动了。

  赵亮看了伍悦一样,见他睡得香甜,边缓缓移动身体,打算给蚊子来个一击必杀。正当他蹭到伍悦旁边,左手支着上半身,缓缓的移动着中心,正当他聚精会神的抬起右手,准备稳准狠的拍下去的时候,身边的伍悦突然浑身一激灵,同时两眼圆整,直勾勾的瞪着赵亮。

  赵亮毫无防备,吓得“哎呀”一声,跌坐到床上,只觉得三魂七魄当场就吓飞了一半,他一边轻拍胸口,一边埋怨道“好好的你撒什么癔症!吓死老子了!”

  而伍悦更是面露惊恐,嘴唇哆嗦着“你,你怎么没叫醒我?差点就被怪手抓死了”

  赵亮更吃惊了,看着伍悦认真道“你刚才睡的特安稳,一点反常都没有啊。”

  “啊?怎么可能?!我刚才梦到被怪手摁翻在地,差点就开膛摘心了。”伍悦惊魂未定“你刚才想干嘛?突然爬到我头上来...”

  “我刚才帮你打蚊子呢!”赵亮脸一红,“别说的那么**...”

  伍悦脸色发白,一只手在被子下面来回摸肚子,突然他翻身做起来,一把掀开毛巾被,赵亮看到,伍悦的肚子上,4道抓痕触目惊心,长长的血印红肿起来,还有很多处往外不停的渗血。

  这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伍悦在梦中又遭到怪手的袭击。两个人都睡不着了,互相大眼瞪小眼。这匪夷所思的诡异现象完全超出了两人以往的知识范畴,坚定的唯物主义信仰瞬间崩塌了。

  “你,刚才真的睡得特别好,一点都看不出来。真是,对不起..”赵亮面带愧疚,心中自责,觉得因为自己疏忽才让伍悦又遭受恶梦侵袭,两点多的时候,直接把他推醒就好了,都是自己自作主张,说看到他有异常再叫醒,谁想到毫无异常,这恶梦还是如期而至。

  伍悦看了一眼手机,还是相同的时间,他叹口气,看到赵亮自责,赶紧强打起精神安慰道“别想了,没事没事,你也是好心,想让我好好睡一觉,只是没想到梦里打得天翻地覆,现实中居然毫无反应啊。”他深知赵亮为人,责任心极强而且办事踏实细心,如果连他都看不出异状,那必然是绝无破绽了。

  “哎....”伍悦叹了口气,“我也没干什么缺德事儿啊”

  “你这个情况,医院能解决不?反正报警的话,肯定没用。”赵亮扶着脑袋,也意识到事态严重,担心如果不尽快解决此事,就算伍悦没有被怪手挠死,也会因为长期睡眠不足而把身体拖垮。

  “医院应该也不行吧?挂什么科啊?反正我是打算去笑缘居看看能不能解梦,他们要是不行,那边也有很多这种店铺,再不行我就庙里求个符什么的。”

  “你应该去找能捉妖的吧?”

  “这太夸张了!”伍悦的脸都青了,“难不成还让我去茅山请道士?这年头还有人会这手艺吗?”

  赵亮也说不出话了,这种需求着实太过于小众。而且去哪找也是个问题。目前也只好如伍悦所说,先去笑缘居碰碰运气了,他思索一阵,最后打定主意。

  “我明天请假,陪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