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分开各自的轨迹

  (爱看言情小说 www.yanqingmm.com 提供)

  贺长星和伍悦逃出生天,两个人被送到医院做了简单的检查之后,在医院里休息了一天,便各回各家了。然而伍悦的生活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变化之巨大,让他险些迷失了自己。

  第一个打击,就是他最好的朋友赵亮,在这次营救他的行动中,不幸突发脑出血,医生说可能凶多吉少。

  第二个打击,来源于他的女朋友林笑笑,他刚离开医院,就有原来的朋友通知他,说林笑笑在两天前遇到了车祸,现在还生死未卜。

  这两个打击几乎将他击垮,伍悦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先是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绑架,好不容易大难不死,身边两个可以说是最亲近的朋友,却又同时出现了意外,一时间伍悦的世界变成了单调的黑白色。

  好在公司念在他遭受意外,又赶上临近春节,于是给他提前放了假。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可伍悦却过得凄凄惨惨,他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屋里,不愿意出门,他甚至不知道,他明天应该带着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回父母家过年。

  李辉的话还在耳边回荡着,用后半生的时间换取十年荣华富贵,你愿意吗?伍悦翻来覆去的思索着这个问题,如果自己是当年的李辉,会做出什么选择呢?恐怕也会和他一样吧。他只不过想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而已,这怪他贪念钱财吗?不过如果是让他的老婆刘文雨来选的话,她一定不希望在十年富贵之后,独守空房...

  李辉说那时候接待他的就是贺长星,等等!他第一次去笑缘居是十三年前!贺长星现在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那么十三年前...他最多也就十岁出头啊!一个十岁的孩子,会说出“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话吗?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会订立下这种近乎于魔鬼的契约吗?

  伍悦清楚的记得,李辉带他去笑缘居,是把他留在外屋,自己独自进了里面的小茶室,而当时的贺长星一直在外面陪自己说话,那也就是说,李辉找的,应该是另有其人。那个人,会不会是那天晚上的白衣少年呢?如果是的话,那他也不过二十来岁,看起来比贺长星还要年轻。天啊!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无数个问题纠缠在伍悦的头脑之中,令他茶饭不思,坐立不宁。

  他想要解答这些问题,而这世界上恐怕只有一个人可以给他答案。那个人就是贺长星。

  想到这里,伍悦不再犹豫,他披上外衣直奔笑缘居。

  他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贺长星和往日一样,正坐在店里悠闲的喝着茶。见到伍悦,他没有丝毫的意外。

  两个人坐定,贺长星也不等他开口,便双手拿出一个小巧的红木盒子,推到了伍悦近前,“就是这个。”他淡淡的说道。

  红木小盒!

  伍悦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打开了盒盖。

  黑色的天鹅绒柔软奢华,却也映衬出沉重的死亡气息。一朵精美绝伦的白色水晶花静静的躺在里面。

  他看着水晶花,心情更压抑的说不出话来。

  “还是不要带她来了,”贺长星微微一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是最轻松,也是最幸福的。”

  “哦?”伍悦茫然的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

  “李辉至死都保守着这个秘密,你知道为什么吗?”贺长星叹了口气,静静的看着水晶花,“他怕她背上这个沉重的负担,怕她接受不了事实的真相。”  伍悦愣愣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所以,你何苦去戳破这层美丽的外衣呢?”贺长星抿了一小口茶,盯着茶杯幽幽的说道。

  “是你跟他签的契约?”伍悦疑惑的看着他。

  贺长星又露出那种招牌式的微笑,他摇了摇头,嘴里却说道,“你认为是我也可以。”

  “那你到底是谁?”

  “你那天被摔傻了吗?我是贺长星啊。”

  “我知道...”伍悦郁闷的皱起眉,“我当然知道你是贺长星,但是十三年前,你怎么可能接待他?那时候你应该只有十岁。”

  贺长星看着他半天没有说话,“用不了多久,我想你就会知道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保持神秘吧,哈哈哈。”他突然笑起来。

  笑了一阵,贺长星低下头缓缓的道,“伍悦,我曾经跟你说过,人与人之间都是凭缘分,缘分尽了两个人一辈子也不会再见面。”

  伍悦默默点点头。

  “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珍惜身边的人,把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那样去珍惜,因为没有人知道,缘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什么时候就没了。”

  “我们现在坐在这里喝茶,聊天,可没人能保证,明年坐在这里的人,还有没有你和我。”

  伍悦抬起头,有些忧伤的看着贺长星。总觉得他今天哪里怪怪的,是因为这个话题太沉重了吗?他想找些轻松的话题,可林笑笑和赵亮,就像两块巨石一般压在心上,让他无法释怀。

  贺长星感慨了一阵之后,突然笑道,“我也真是的,大过年的非得说这种沉重的事情。你过年有什么安排吗?”

  “安排?”伍悦叹了口气,无奈的答道,“原本打算跟我有安排的人,都在医院里躺着呢。”

  “你不去探视一下?笑笑是个好姑娘,我听说,她出车祸那天,是要去你家找你。”贺长星低声说道。

  “是啊。”这家伙居然知道笑笑是在去自己家路上出的车祸!伍悦有点吃惊,不过随即他便释然了。他是贺长星,怎么会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呢?如果他不知道那才是真的不正常呢?

  “去看看她吧,或许她一直在等你呢。”贺长星和往日一样,说话总带着某种未卜先知的玄机。

  两个小时之后,伍悦来到了医院。也许是因为贺长星的话,总之,他突然好想见到她,哪怕只是在她身边坐一会,静静的看看她就已经足够了。

  伍悦进门的时候,笑笑的母亲正坐在床边,她形容枯槁,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阿姨,我来看看笑笑。”伍悦站在她身后,轻声打招呼道。

  林母抬头看看他,“好,好。”她颤巍巍的站起身,凝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像是和伍悦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你是个好孩子,可惜她没福气啊,哎。”

  “阿姨,您...”伍悦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想扶她坐回去。

  “你陪她说说话,阿姨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林母说着,轻轻把伍悦按到椅子上,自己转身出去了。

  几天不见,笑笑消瘦的不成人形,她带着输氧管,身上插满了各种监视仪器。

  “傻丫头,一天到晚就知道瞎琢磨。”伍悦一阵心疼,拉着笑笑的手低声责备道,“现在倒好,你是踏实了,可我怎么办啊?”说到这里他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

  “我知道你讨厌我,生我气,那你就起来骂我啊,打我一顿也行啊。”  “别不理我行不行。”

  “笑笑,你睁开眼睛吧,求你了。只要你能醒来,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再也不气你了,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

  “你不喜欢我干的事情,我都不干了行吗?醒醒吧,求你了...”

  “该回家了。”白衣少年抬起手,手指上的戒指发出柔和的光晕。一个少女的身形渐渐显露出来。

  “你们还有一世的情缘呢,回去吧。”少年平静的看着她。

  女孩转头看看坐在病床旁边泪流满面的伍悦,也显得感慨万千。

  “以后不要再犯那样的错误了,”少年淡淡的说道,“执念过强就会招来祸事。心静下来,眼前就没有迷雾。心里没有阴影,眼睛才会看清身边的人。”  “回去吧,别让他等你太久。”

  女孩幽幽的看着白衣少年,许久才低下头吐出两个字,“谢谢。”

  伍悦坐在床边拉着笑笑的手,哭的稀里哗啦,突然他觉得笑笑的手指动了一下,他连忙收起悲声,抹了把眼泪。朦胧中,伍悦看到笑笑缓缓的睁开眼睛。  “笑笑,笑笑?你醒了?”伍悦喜出望外,他有些不确定的趴过去,直到和笑笑那双美丽的眼睛对视了好几秒,他才相信自己没有看错。

  “医生!医生!!阿姨!笑笑醒了!医生!快来看看!~”伍悦一下跳起来,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笑笑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尽管林笑笑醒了过来,但这依然是伍悦过的最糟糕的一个春节。就在笑笑醒来的那一天,他还没来及开心,就接到了赵亮的死讯。

  直到很多年以后,当有人提起那个大喜大悲的黄昏,伍悦还是会难过的说不出话来。难过虽难过,可他坚信赵亮正在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也许从没有离开他。

  这种感觉就好比他今天上班,而赵亮在放假,当他放假的时候,赵亮却在执勤,当他坐在他们曾经常去的小饭馆里,赵亮则发来短信说他加班来不了了...

  虽然不能见面,却一直不曾远去。

  而这一切,伍悦只是默默的放在心里,跟谁也没有说过。还有一个秘密,他也始终守口如瓶,即使是妻子林笑笑,也毫不知情。

  那是赵亮离去的第一个清明节,伍悦带着身体尚未完全恢复的林笑笑来到陵园,他是来看望他最好的朋友的,顺便想要告诉他,他要结婚了。

  新娘是林笑笑。

  他不打算请伴郎,因为除了赵亮,没有人更合适这个位置了。他宁愿空着,也不想另一个人代替他的位置...

  那天阴雨蒙蒙,冷的渗人心髓。他蹲在墓碑前面,说了好久好久。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伍悦曾经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也许是太过想念出现了幻觉,(可他坚信自己没有看错。)他看到赵亮就站在墓碑旁边,笑呵呵的冲他招手。他身边,还跟着个穿着浅色洋裙的小女孩...

  那阵子过的昏天黑地,伍悦忙着上班,忙着陪笑笑,忙着适应没有赵亮一起喝酒聊天的日子。等到他突然意识到很久没有去笑缘居的时候,那地方已经人去楼空了。

  伍悦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个人正在粉刷门面,装修店铺,曾经那个古朴清静的小店早已变了模样。

  “哦,对不起,请问,之前那家店不干了是吗?”伍悦拉住一个站在门口,正指挥往里面搬东西的人,着急的问道。

  “嗯,是啊,他们搬走了。”那人看了他一眼,“你要找他们?”  “没事,我就是好奇,问问而已。”伍悦一阵失落,默默的转身离开了这条已经不再熟悉的小巷。

  笑缘居改换了门庭,青云斋也变了老板。那一切仿佛只是一个梦,从来就不曾真实存在过一般。

  贺长星和凤哥儿的手机再也无法接通,伍悦突然有一种感觉,他们都要在他生命中永远的消失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清晨,伍悦被窗外一阵鸟类翅膀扇动的声音惊醒,一个白色的身影掠过他的眼前。

  伍悦一下子坐起来,猛地拉开窗帘,想去寻找那只熟悉的白色大鸟,然而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麻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伍悦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走出了他的生活。他怅然若失的低下头,窗台上赫然多了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

  伍悦好奇的拿起来,信封上没有寄件人和收件人的地址,更没有邮票和邮戳。上面只有用毛笔写的四个飘逸俊秀的字,“伍悦亲启”。

  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信封里装了什么,伍悦看完就把里面的东西烧掉了,只留下那个信封放在床头的抽屉里,时不时的拿出来看一看,然后再叹息着把它小心的放回原处。

  笑笑从来没有问过他关于这个信封的事情,但是她看得出来,在那之后,伍悦又慢慢开朗起来,她知道,他的心结,那个关于笑缘居,关于贺长星,关于凤哥儿,关于白衣少年,以及关于赵亮的心结,已经解开了。

  全文终

  ****************************

  “你们真的不能这样...”贺长星一脸愁苦的靠在软垫上。

  “可是是他们先做了错事,那一位不是说了,人类法律不管的,我们来管吗?”赵亮笑嘻嘻的答道。

  “是,他是这么说过。不过你现在不是警察了。。。”贺长星揉揉脑袋。  “不过很好玩啊~”

  “我们不是维持人类社会治安的啊。。。”

  “不过真的很好玩啊~”  “我们只需要收集人类的执念,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知道啊,不过这样确实真的很好玩啊~”

  “凤哥儿,小月,你们也管管他好不好...”

  “可是我们都觉得很好玩啊~”

  再说一次:全文终

  **************************

  “妈妈!我看到咱家窗口有一只白色的鸟耶~”

  “别胡说,这么冷的天外面怎么可能有鸟?快睡觉了,乖~”

  “什么什么?在哪呢~?哪有鸟?快让我看看!”

  “伍悦,你怎么也跟着瞎胡闹!你也给我回屋睡觉去!”

  “有可能那鸟会变个姑娘跟我约会呢~”

  “你赶紧去约会吧,在家就知道捣乱,你比儿子还不让我省心。”

  “你都不关心我是不是找姑娘约会了...你不爱我了...”

  “......滚回去睡觉...!儿子明天还得上学呢。”

  “妈妈,你为什么不爱爸爸了?”

  “睡不睡觉!”

  好吧~既然大家都各自幸福生活去了~那么这次是真的: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