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刺杀

   大齐王朝,乾元年间七月中旬。

  晌午雨后阳光灿烂吹着小风,蝉儿还在鸣叫,因为刚过雨还带着些许凉意,七月旬正是夏季炎热的时候,但慕容侯府却人声鼎沸,热闹之极。

  今天是慕容侯府当家人的寿诞之日,府里上上都在忙活着招待客人,要说慕容侯府乃是圣祖爷亲封的定国侯,以为安邦定国之意,此乃褒奖极高的赞誉了。

  慕容谨如今正是侯府的侯爷,同时也是掌握西北军权的大将军,多次荣立赫赫战功,深受皇帝信任,前些日子才从西北荣归,正巧遇上自己生辰,宴请宾客,趁机联络一京城的亲朋好友,也好及时知道京城的动向。

  当家人的生日自然是要好好的预备了,此前人们已经忙活了好几日了,为的就是这一日能安稳喜庆,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红墙绿瓦,穿过二门就能看到两旁的游廊,游廊上摆满了各式花草和大红福字灯笼,鸟笼里有翠鸟鹦鹉等,走过游廊右拐能看到一大片花园子,在慕容府的花园里,里外都摆满了红漆木的长条桌,席上坐满了宾客,摆上了曲觞流水席,女客和男客巧妙地用花木做一些遮挡,既不会唐突女客,也方便彼此之间说说话。

  坐在正中间正手位的是一位容色和蔼有些老迈的老太太,头戴累丝金攒珠金冠,身穿铁锈红绣五福团花的织锦罗褙子,配大红色的祥云八福湘裙;显得富态富贵,眼角有些皱纹,一双眼显得精明威严。

  此乃侯爷慕容谨的亲娘,如今是超一品的命妇。

  在她旁边伺候的一左一右有两个妇人,左手边一位容颜略显温婉大气,容貌端庄美好;头戴累丝金红宝石的金簪,珍珠耳钉;身穿大红色福字花软缎褙子,身配绯色的襦裙;这位是老夫人的大儿媳,也是当家侯爷慕容谨的发妻,李氏。

  右手边的这位妇人略显美艳年轻几岁,鼻翼高挺,丹凤眼气势稍显凌厉,头戴累丝金珍珠头饰,身穿大红色绣牡丹花开图案的织金褙子,蔷薇色的八福湘裙,华丽而富贵。这位乃是老夫人的二儿媳,乃是嫡次子慕容清的嫡妻。

  旁边位置略远坐着一位小妇人,眉眼清秀灵动,天青色的一身服饰也将她衬托的很是活泼有灵气,这位是老夫人庶子儿媳赵氏,排行老三。

  那边男客主位上坐着一位气势威严俊朗的中年男子,眉入鬓,一双鹰眼看上去充满凶煞之气,气质显得有些过于硬朗,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刀,带着锐利的锋芒之气,让人不看小觑。

  这位就是慕容侯府的当家人,现任的侯爷慕容谨了。

  在他旁边左手坐着一个岁数不大的男童,看上去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样子,眉眼和慕容谨颇有些相似,这是慕容谨的嫡长子,慕容礼。

  右手边坐着他两个兄弟,一个是慕容清,嫡亲兄弟老二,和慕容谨长得有三五分相似,但少了几分煞气,多了几分温润的气度;另一个年纪最小容色也极为出色,容貌清俊气度雅致,乃是他庶出的弟弟行三,乃是当年探花出身,如今在翰林院做编修。

  今日慕容谨大宴宾客,很是热闹,加之慕容谨又是皇帝宠信多年的臣子,宾客们自然是很给面子,大家吃吃喝喝顺便联络感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男客们都放了拘谨,划拳聊天喝酒好不热闹起来。

  待大家都吃喝的很热闹的时候,慕容谨拎了一个酒壶朝女客走去,当先给老母跪磕头,“儿子不孝,不能侍奉在母亲身边,儿子给母亲磕头赔罪了。”慕容谨当先给老母倒了一杯,敬老母一杯。

  慕容老夫人眉开眼笑,眼中满是慈与宠爱,“好好,好孩子,你常年在外不要担心家里,我这里有儿媳几个伺候着,好得很呢。你该给你媳妇敬杯酒,她不容易呀。”她幽幽的叹口气。

  说到这句话时,李氏背过身去笑着擦了眼泪,脸微微有些红,反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

  慕容谨还真就倒了杯酒,敬他媳妇,呵呵呵憨笑,“媳妇,你在家里外操持照顾母亲,我知道你辛苦,为夫敬你一杯。”

  李氏站了起来,温婉的脸上满是如花的笑靥,眼波流转间多了几分动人的媚意,“瞧老爷说的,这都是我该做的,老爷在外边比我辛苦多了,还望老爷多多保重身体。”说完一饮而尽。

  “好好,你们平安我就高兴了。”老太太高兴地笑着。

  老二媳妇看到这一幕却有些红眼,都是嫡子,凭什么我和她比起来就差这么多呢,男人不如也就算了,怎么连这份心也是比不过的。

  老二媳妇王氏越想越不高兴,眼珠一转笑着说道:“要说大哥是得给大嫂敬杯酒的,大哥马上又要添丁了,听说还是双胞胎呢,是吧大嫂,叫出来让我们看看啊。我还真是头一次看见双胎孕妇呢。”她似笑非笑的望着李氏。

  你想高兴我就偏不如你的意,提醒你一声,别忘了你马上就要有庶子庶女了,别得意太狠了。

  李氏淡然的笑了笑,“这有什么稀奇的,不过是荷姨娘母亲那一辈就是双胎,可能有这个原因也说不定的,荷姨娘你出来让他们看看稀罕。”

  荷姨娘是李氏的陪嫁丫鬟,是从小就跟了她的,性子腼腆老实,人却是宛如姣花照水,雪肤花貌,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了。

  老太太不易察觉的皱了一眉头,扫了眼王氏眼如刀一般,锐利中带着警告,王氏不由自主的缩了脖子,没再继续挑拨。

  荷姨娘捧着大肚子颤悠悠的站了出来,走在李氏身后错一步的位置不肯再上前了,她的肚子确实很大,一看就是双胎的样子,但保养的还是挺好的,容颜未改,未见一丝孕斑,反倒是越**亮温柔,浑身上都散发着母性特有的温婉清丽,让人挪不开眼。

  此时她的肚子轻轻的动了一,若是此时有修真者再次就会发现,她的肚子有一团薄薄的云雾笼罩,一吸一吐吸收是在吸收天地之精华灵气,才能将荷姨娘调养的这样好。这是因为她肚子里其中一个孩子是真正的修真者投胎,在母体里吸收天地精华孕养先天之气为自己所用,修行时便出现了此奇景,可惜作为凡人是看不到这些的。

  李氏的独子颠颠的跑了过来,在荷姨娘跟前轻轻的摸着她的肚子,清亮的童音喊着,“妹妹,妹妹出来和我玩。”他高兴地跳着,好奇的摸着荷姨娘的肚子。

  李氏笑着呵斥儿子,“你个皮猴,快过来,不要闹你姨娘,把你姨娘绊倒了可了不得。”

  慕容谨看到妻妾和睦也是很满意的,笑着问儿子,“你为什么说是妹妹不是弟弟呢?”

  慕容礼歪着头想了想说道:“妹妹乖,我给妹妹买花戴,弟弟调皮不听话。”他摇摇头似乎不甚喜欢弟弟。

  李氏自然知道儿子为什么这么说,老二家的孩子比礼哥小一岁,可是却骄纵调皮的很,经常抢夺礼哥的东西,礼哥有时候并不愿意想让,婆婆多少有点偏心幼子,礼哥又是嫡长子是哥哥,所以有时会吃亏些,这让同为小孩子的礼哥很不开心,觉得弟弟很讨厌,总抢我的东西。

  李氏还是很用心的引导礼哥,“有个弟弟将来做你的臂膀好不好?你教他读书好不好?”

  礼哥歪着头想半天,脸上有些犹豫的神情,显然是舍不得自己的玩具什么的,不愿意分享出去。

  这时荷姨娘却笑着说道:“少爷,有了弟弟你就可以做哥哥了,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听话你就训他,你是哥哥呢。”她笑容明丽带着慈爱的光辉。

  礼哥想了半天好容易点了头,“好吧,那就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吧,不过一定要有妹妹哦!”好像很勉强的接受多一个弟弟的事实,为了妹妹才勉为其难接受的样子。

  小大人的摸样把大家给逗笑了,慕容谨也很高兴,儿子被教养的很好,没什么比这更让他高兴的了,脸上也多了几分真诚的笑容,摸着儿子的头,“礼哥要做个好哥哥啊,爹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受到夸奖的礼哥忍不住挺直了胸膛,大大的眼睛望着慕容瑾,眼里满满都是对父亲的汝慕和崇拜。

  就在大家笑着恭贺慕容谨,纷纷给他敬酒玩笑的时候,突然从人群的小厮丫鬟里冲出一男一女两个人,托盘猛地往天上一抛,盘子底就露出一把匕首,朝着慕容瑾就冲了过来。

  “慕容谨受死吧。”说话的是个小厮打扮得男人,口音也怪怪的,不止不像本地人,还有点大舌头捋不直的意思。

  慕容谨一把将儿子推给了李氏,抢先迎在前头,护住老母和妻儿,“你们退。”声音威严而冷静。

  “啊!刺客。”大家惊慌失措,纷纷站了起来想要逃跑,起来时慌张又带倒了椅子和碗筷,发出一阵阵哐啷叮当打碎碗盘的声音。

  李氏抱着儿子想往外跑,奈何人一全挤在了一堆,根本出不去,荷姨娘也吓坏了抱着肚子尽可能的往后缩。

  刺客一共两名,其中一名是女的,眼见慕容谨一身扎实的硬功夫没办法突破,一不做二不休,看见了慕容礼,上前一刀就想要挑开李氏,捅死这个碍事的,企图抓住慕容礼才好要挟慕容瑾。

  “夫人小心。”荷姨娘惊叫了一声,意识的推了一把李氏,身子一歪大腹便便的没站稳朝着刺客撞了过去。

  女刺客愤怒了,一刀挥了上去,荷姨娘当场就血流如注,脊背被砍了一刀,瞪着一双大眼,满是惊愕和不敢相信。

  “荷心。”李氏吓得魂魄散。

  眼看着女刺客再次来抓礼哥,匕首朝着李氏就毫不犹豫的刺了过来,母子二人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