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死亡于新生

   这时慕容谨已经三五除二就制服了男刺客,转过身眼看着妻儿就要命丧刀,想救援却也来不及了,却不想老三手拎着一块木板站在女刺客身后照着她的脑袋就是一顿很拍,他武艺不太好这么一通不管不顾的狂捣乱,也让女刺客意识的收回了刀改由护着自己,反手将木板砍成几节了。

  “哎呦妈呀,大哥救命啊。”老三一看手里好大一截木板子成了小木块了,吓得木板一丢,拽起摔倒在地上的礼哥,半拖半拉的扯着大嫂李氏,狂呼救命。

  被老三慕容志这么一捣乱,给慕容瑾留了充分了时间,慕容谨一掌就拍了过去,手里并没有来得及拿武器,但掌风呼啸而至,当场就将女刺客拍的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慕容谨满脸的戾气,“把人给我带去,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探视,别让他死了,让人快马加鞭去请太医回来,要妇科的。”他上前抱起眼看着要昏迷的荷姨娘,一连串的命令达去。

  李氏经过这一阵子也缓过神来了,将儿子塞进婆婆怀里,“母亲,您帮我看着礼哥,我去布置产房,荷姨娘怕是要生了。”

  老夫人一生荣辱兴衰,跟着丈夫起起伏伏也是经过事的人,经过了刚才的惊吓此刻也回神了,赶紧抱紧孙子,连连点头,“你去吧,老二家的你也去帮忙,孩子我看着。”

  此时此刻也不是勾心斗角的时候了,老二王氏不敢有任何推辞,认真地点点头,“母亲放心,我和大嫂去,您先歇着。”

  二人急冲冲的跟着慕容谨去产房了,大管家和二管家则由老二老三领着分头行事,关人的关人,送客的送客,赔礼的赔礼,请太医的去请太医,这好一通忙活,整个侯府忙而不乱,有条不紊的忙活着。

  且不说荷姨娘有多危险,而此刻她肚里的孩子即将出生了,要说这的确是个双胎,意头也是极好的,是一男一女,龙凤胎,大吉大利的。

  但这个女胎有点名堂,女胎本是修行的花妖,本体为上古品种混沌青莲,经过千年修行得以化形成人却在渡劫时,被埋伏在一旁的人修暗算,结果在危急关头撕开空间逃生,掉入空间裂缝之中。

  而她醒来之后就发现在这个女人的肚子里了,总算是保住神魂,本体因为和人修斗法受伤颇重,不得不修养生息,这才稀里糊涂投胎进了人类的肚子。

  做了千年的妖修做梦都要化成人形,没想到一朝却能如愿了,这也是青莲没有想到的,为了报答这个女人,她一直在用自己仅剩的一点微薄力量度给与她一起的男胎和母体,一边修行一边调养他们母子所以荷姨娘才能养的那样好。

  青莲之前是修士,知道在母体里修行若多吸收一点先天之气对将来的修为都是大有好处的,甚至能调养自己的伤势,有一点自保的能力。

  但因为欠了荷姨娘的情,结了因果,所以每次晨曦日落修炼时都会拉着这个男胎的手一起修炼,灵气从她身上转转圈之后再去男胎的身上走几个大周天,这样男孩出生后也会聪明伶俐,身体健康。

  经过了快八个月时间的修行,青莲终于稳固了神魂不至于消散,但伤势还需要进一步吸收精纯的灵气才可以,这还需要慢慢修行,一时半会急不得。

  她所在的自然就是慕容侯府了,不管怎么说能做回人青莲还是很开心的,要说她的经历颇为坎坷,活了两世,第一世是长在红旗的人类,活到十六岁莫名其妙出了车祸给撞死了,本以为自己死后可以投胎呢,偏一醒过来发现自己不能动弹,好久之后才明白她成了一株植物,青色莲花,这让她很久都不能接受事实。

  她成为青莲后经历了失望,寂寞不能说话的苦闷和不能移动的憋屈等等痛苦,不知道熬了多久才让自己渐渐了悟开始吸收日月精华学着修炼,历经千年经历了无数的磨难,甚至在化形时差点死在雷劫之。

  千年的修行经历了无数的苦难,也有了很多不大不小的机缘,幸好有幸解释了龙族的金龙,成了朋友,将自己待会龙族在圣灵湖养育,也节省了百年的时光得意提前化形。

  在龙族修行期间,吸收了不少的龙血和龙气,使得她修行速度加快,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若是能在凡间也吸收到龙气,对自己的伤势也是有好处的。

  虽然有幸坐回人类,但重回修真界长生大道一途仍然是她的奋斗目标,她隐约觉得来这里也许是天意,或许是因为自己没能完成雷劫,所以老天给了她另一种劫难的考验。

  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人生不过百年匆匆而逝,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场修行,一场历练。

  青莲用了八个月时间努力的修行,只是在累的时候才会动动手脚,示意自己还活着,连带着那个小男孩也得了不少好处。

  没想到今日却感觉到异常难受,空间好像一便小了很多,拥挤的厉害,猛然间她感觉到自己是不是要出生了,说来双保胎早产也是有可能的。

  正想着打算用力往外挤的时候,谁知道旁边一直很乖的男孩突然抢先一步冲了出去,临走时还借力踩了自己脑袋一脚,借着她的力量先一步出生了,这把青莲气的,好你个白眼狼,亏得我对你那么好,把我辛苦修来的先天之气给了你一半呢,你竟敢踩我头。

  青莲再气也知道事情轻重缓急,她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女人的生机似乎在消失当中,因此她也不敢拖延,顺着劲就滑了出去,终于看到了刺眼的白光。

  紧接着就听见一声欢喜的大吼,“生了,两个都生了,一男一女,龙凤胎啊。”声音很大是个婆子的声音。

  青莲感觉自己被人提留着脚丫子,在屁股上猛拍了两,嗓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吐了出去,迫于一股压力开始嚎嚎大哭。

  接来青莲被人包了起来,感觉到先她一步跑出去的小哥哥就在身边被人抱着,朝门外走去。

  婆子抱着他们两个,笑着给慕容瑾躬身,“恭喜爷,恭喜夫人,是个小少爷和千金,龙凤胎,大吉大利呢。”

  “好好,赏,都有赏赐,荷姨娘怎么样了?”慕容谨并没有忘记荷姨娘。

  产婆听到问起荷姨娘,脸色也沉了来,还是如实说道:“不太好,失血太多,怕是不成了。”

  此时太医也跟了出来,满手都是鲜血,黯然的摇头,“她不行了,想要见见太太跟孩子。”

  李氏捂着嘴眼泪瞬间就流了来,强忍着说道:“抱着孩子跟我进来。”

  产床前,躺着苍白憔悴的荷姨娘,她勉强被人抱着撑起身体,艰难的看了看两个孩子,不舍的亲了又亲,青莲似乎感觉到这位母亲的不舍和生命的流逝,忍不住嚎嚎大哭起来,连带着小哥哥跟着哭了起来。

  哭声绝望而凄厉,引得外面的慕容谨也有些难过的沉着脸不说话,老太太和老二王氏也忍不住落泪。

  李氏抱着孩子凑近荷姨娘,“荷心,是你救了我的孩子和我的命。”

  荷姨娘温柔的笑了,笑容勉强而疲惫,“小姐,荷心……是心甘……情愿的,荷心……不怕死只求您一件事……。”

  她期望的看着李氏,望了望手里的两个孩子,只希望拼着自己这点恩情可以留给孩子,让他们能得一点福缘。

  李氏拼命点头,“你放心吧,我会亲自教养着两个孩子,以后他们就是我的孩子了,我用礼哥的命发誓,若我有一丝一毫的错待这两个孩子,让我的儿子礼哥不得好死,不得善终。”她双眼发红一字一句用力承诺。

  “小姐,谢谢你,荷心……能放心了,不论我在那里我都会……保佑你们母子的。”荷心手无力的垂了来,眼角落一滴泪,临死前还望着两个孩子。

  “啊,荷心!”李氏嚎嚎痛哭,两个孩子更是嘶声裂肺的哭泣着,为他们的母亲送最后一程。

  慕容谨听到哭声的一刹那,有些怔忡,好半天脸色黯然难看,闭上眼睛久久不语,拳头紧紧的捏在一起,似乎憋了一股怒火和恨意。

  青莲也有些难受,这个母亲是爱他们的,八个月的相处,每日晚间都能听到她跟他们说话,轻声慢语的,应是个好脾气的女人,没想到就这么走了。

  李氏虽然伤心却不曾忘了嗷嗷待哺的孩子,将他们交给奶娘喂奶,这才开始承办荷姨娘的丧事等后续事情。

  这期间青莲和小哥哥被挪了出去,就在李氏的旁边房间,和她的房间就一墙之隔,由两个奶娘照顾着,起居人手都很精心,不曾有丝毫怠慢之处。

  直到忙完了荷姨娘的事后,李氏才得以歇口气,荷姨娘被慕容府立为二房,将来可以享受儿女的香火,这也是李氏主动提出来的,虽然未必没有别的小心思,但对荷姨娘和孩子们来说都是好的,最起码是公开的态度,不曾隐瞒和遮掩着,将来孩子们大了也可以给上柱香什么的。

  每日不管多晚李氏都要过来亲自看一看孩子,抱着哄一会,不过几日就越发喜欢起这两个孩子了舍不得撒手,只要一有一点点空闲就一定要看看他们,青莲修行过,连带着小哥哥也占了不少便宜,所以二人长的是唇红齿白,比别的小孩子都要漂亮白嫩很多,有青莲在一旁卖萌装可爱,带着小哥哥一起,每次李氏和慕容谨来了都很欢快的样子,他二人也很喜爱他们。

  这日李氏抱着青莲,说道:“老爷,我有个事想跟你说,您给孩子起了什么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