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记名

   慕容谨抱着小哥哥想了很久才说道:“我选了几个字,按照他们的辈分,慕容琪如何?”

  李氏念叨了几遍,才点头,“嗯,琪这个字不错,以后就叫琪哥了,那我们小闺女呢,也得有个大名吧。”

  “咱们家她是咱们的长女了,希望她如你一般温婉大方,就叫慕容婉瑜如何?从他哥哥的玉字。”慕容谨对这个女儿也是很重视的,看着玉雪可爱的女儿,忍不住想起荷姨娘,想起她的温柔与好来。

  青莲听到这个名字有些恍惚,婉瑜这个是她第一世的名字,后来做了妖修也不需要名字了,也就没有改过,如今又叫这个名字自然是开心的。

  婉瑜手脚乱动咿咿呀呀的叫着,表示对名字很欢喜,慕容谨和李氏也露出满是疼爱的眼神,李氏心疼的亲了亲她的小脸蛋。

  抬起头目光直视着慕容谨,淡然的笑道:“老爷,有个事我想跟你说一,我打算把这两个孩子记在我的名,写入族谱之上。”

  慕容谨愣了一,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后,眉头微颦沉声问道:“你可想好了,要是记入你的名就是嫡子嫡女了,尤其是琪哥将来可是有权分家产的,这和庶子是不一样的分法,其实按我说养在你名已经可以了,将来也不会委屈了这两个孩子,和嫡出也只差了一个名分罢了,亲身养育的和姨娘养的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他委婉的劝道,毕竟他还是很看重规矩的,对嫡子抱的期望很大,对李氏这个嫡妻还是有感情的,也很爱重。

  李氏出身名门世家,也不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当朝静妃可是她胞姐,她祖父乃是三朝元老,虽然如今已经退养回家了,但皇帝对他家还是很重视的。

  李氏看着怀里的婉瑜和慕容谨怀中的琪哥,真心笑着说道:“老爷说的我都知道,我也仔细考虑过了,我生礼哥的时候伤了身子,以后很难再有孩子了,琪哥的姨娘不在了,我想好好将两孩子养大,将来也是礼哥的臂膀,都是我养大的孩子,还不是跟亲生的一样么。老爷,我是真心的,将来我的嫁妆三个孩子平分,我全都想好了。”

  她真诚的望着慕容谨,希望能给孩子一个好出身,相信她诚心善待孩子,将来他们也会成为她儿子的左膀右臂,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慕容谨打心眼里佩服李氏,果然是名门出身,这份胸襟气度教养是那些姨娘们拍马也赶不上的,心里越发看重李氏了几分,脸色也缓和温柔多了,握着李氏的手目光多了几分柔情,“既然你想清楚了,我就不多说了,这样也好,反正将来世子也是礼哥的,他能有兄弟姊妹帮衬着,我也能放心一些,就如我和老三,一样互为臂助,在朝堂也能有站脚的地方。”

  李氏见他答应了,心里也松口气,“那什么时候开祠堂,我想尽快落实这件事,不然心里总是惦记着,荷姨娘救了我们母子,我要对得起她才行。”想起那个温婉柔顺的女子,心中就是一痛,眼眸中也不禁流露出一些伤感。

  慕容谨也有些落寞,荷姨娘虽然性格懦弱了些,但却是个懂规矩谨小慎微的人,他也是满意的,就这么被人害死了,心里难免有些难过。

  “我和母亲商量一,过几日选个好日子就开祠堂,给孩子记名。”慕容谨想到这也有些感谢李氏,能这样善待这两个孩子,对孩子对自己都是有好处的。

  李氏这才开怀的点点头,“这两个孩子很乖的,你不知道他们有多可爱,每日不看他们几眼我这心里都跟猫爪似得,日子都过得快了很多。”她望着粉嫩可爱包子脸的婉瑜,忍不住露出温暖的微笑。

  “这两孩子机灵的很,很少哭闹,每次见到都看着他们咯咯咯的笑。”慕容谨伸出手去逗弄琪哥的巴。

  因为婉瑜和琪哥的关系,慕容谨觉得愧对荷姨娘,心里总是惦记着两个孩子,尤其他们又是龙凤胎,意头很好,不免多了几分疼爱和关切,一来二去老李氏这里的时间就多了起来,夫妻之间也越发亲近,李氏又是个聪明温婉的性子,自然不会傻到把人推出去,有孩子在能说的话题多着呢,夫妻间因为他们两个小家伙多了很多趣味。

  也因此李氏对两个孩子由原来的报恩心思,转到了记名上,再到如今是真心实意的疼爱,每日都要问个三五遍吃了多少,拉了没,睡得怎么样等问的很是细致,人们也不敢怠慢,当正经主子伺候着,很是尽心。

  正院老太太房里,听着儿子慕容谨的汇报,老太太微闭着眼,右手慢慢地捻动佛珠,墙角的金瑞兽的香炉点着檀香,袅袅的飘散着淡淡的味道。

  好半天老太太才赞赏的点头,“要说李氏的确是胸襟气度都很适合做我慕容府的大妇,老大你有福气啊。既然她诚心要求,那过几日就开祠堂入族谱吧。”心里还是忍不住叹气,老二家的和李氏一比,真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啊,只会争些小利,上不了台面。

  慕容谨也因为这件事对李氏是刮目相看,觉得以后有事可以和李氏多说说,眼界气度都很不错还能聊上几句的,这样的女子教养出来的孩子定不会差了去。

  “娘说的是,李氏不能生了,如今记了名也算是嫡子了,我也不缺儿子了,礼哥将来也有兄弟帮衬着,我也能踏实点。”慕容谨越想越觉得李氏这一招做的极为漂亮,不仅不会让别人说他们夫妻忘恩负义,还能给礼哥找个亲兄弟帮衬,大房的力量能紧紧的团结在一起。

  毕竟荷姨娘已经死了,李氏亲手养大这两个孩子,他们除了李氏和礼哥,也没有其他人能依靠了,只能用心和礼哥团结友爱才对。

  这对大房和李氏来说,都是一举三得的好事,无论什么时候说出去,别人都不能说李氏母子对不起这对兄妹,记名嫡子嫡女这可是很多庶子庶女想不着的好事,就是他三弟那样出色,考中了探花,也没有得以记名为嫡子。

  “李氏对孩子好,你也能放心了。”老太太和睦的笑着。

  慕容谨想了想说道:“这次是突厥刺客来行刺的,我已经审问清楚交给了大理寺审问关押了,另外就是我打算找个地方让二弟去外放,博几年实干的政绩,娘觉得怎么样?”

  虽然亲弟弟不如三弟能干,但好在也是个务实稳重的,虽然没有大才但也绝不会搞出事情来,出去干几年搏个政绩回来,也好升官,官场上多个自家人也是好的。

  老太太一听眼亮了一,随即露出和善的笑容,“嗯,你是当哥哥的,你觉得好就行,不拘什么地方,关键是让老二去历练一。”

  慕容谨也点点头,“可不是,儿子也是这么想的。”

  母子商量好了以后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来,二人看了一黄历,选了个好日子通知全府,开了祠堂,正式将婉瑜和琪哥记入了李氏名,也就是说以后他们就是嫡子和嫡女了,出身上比别人也不差什么了。

  婉瑜一直看完了全程,直到看到自己和哥哥的名字记入了族谱后,才算松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和哥哥很幸运,遇到的当家主母是个有手腕有头脑有胸襟的大妇,这样不管将来怎么样,只要好好的孝顺嫡母,日子想来也不会太差的。

  因为荷姨娘去世的关系,加之刺客时间没过去多久,还有些心有余悸,李氏和慕容谨商量了一,洗三和满月礼就不大办了,只请自家亲戚过来热闹一就成了,到底荷姨娘刚死,大操大办也未免有点说不过去了。

  婉瑜感慨自己这个嫡母还真是个聪明灵慧的女人,处处都做得很周到,让老爹很是舒心。

  虽然没有大办,但也只是没有请外人而已,来的客人都是自家亲戚也不算少,她和哥哥穿着红色的衣衫带着红帽子像个福娃一般,出来给大家卖萌展示了一番,才算完事。

  办完了满月礼后才算消停来,婉瑜终于有时间趁着奶娘睡着后,将意识沉入自己的空间之中,这个空间是当年好友送的,叫鸿蒙珠,是龙族搜集过来的,没什么大用,但可以养木系的植物,时间和外面一样的,对于植物却很有好处。

  当年自己得到它后就彻底将其炼化,把本体藏在其中,这样就不会被别人偷了本体去控制住了,要不是有这个鸿蒙珠在,自己可能早就死在空间裂缝之中了。

  不过这个珠子不能进人,只能是神识进入,以前平日她就当储物袋来用的,修行千年了,自己也有点家当的,有的是积攒死去人修的,有的是去历练时得来的。

  其中养育自己本体的那个灵泉湖就是龙族的圣灵湖,金龙送给自己一枚水系晶核,鸿蒙珠里就有源源不断的灵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