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进宫

   时间一晃就到了中秋节的时候,**不少妃子的娘家人都有递牌子进宫,中秋佳节能见见家里人也好纾解心中的眷恋之情。

  作为静妃的妹妹李氏也被邀请进宫了,还是姑娘时静妃就最疼这个妹妹,姐妹间也相处的极好,静妃爽利洒落的性子,李氏则是温婉柔美,正好互补,因此多年来即便李氏成亲了,静妃也没断了和妹妹的情分,何况慕容谨又是皇帝看中的武将,得力的朝臣,这里面千丝万缕的关系牵扯更不是一二句话能道明的。

  早就听说了龙凤胎的事,静妃也很稀罕,想着找个合适的机会见一见,也是给妹妹给个面子。不过孩子太小了,着不得风,也担心在皇宫里再给冲撞了,毕竟皇宫这地方阴气太盛了,怕小孩子太小受不得。

  如今三岁了,听说打小身体健康,从没得过病的,这让静妃非常欢喜,越发想要见一见了。

  这日早早的李氏就带着两个孩子去娘家跟母亲回合后,一起进宫去看静妃。

  来到李府,如今李氏的亲哥哥任户部尚书,也是要职了,在清流一派的名声也是严谨端方的性子,人缘很不错。

  李府的花园没有慕容府那么大,确实按照江南的风格修建的,李家的老家是金陵人,因此对江南是很有感情。

  走过二门便是一派小桥流水,假山石桥,颇有点精致清雅的画风,道路两旁移栽的各色绿柳和花木,按照季节开出不同的花色来。柔绿的柳条在阳光舒展着妩媚的身姿,仿佛是少女盈盈一握的腰肢,透着雅致的风姿。

  这还是龙凤胎第一次上门,婉瑜不住的拿眼睛左盼右顾的打量着,黑黝黝的大眼闪烁着灵慧的美来,一进就被李夫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哎呦,这就是那双胞胎啊,长得可真是太好了,我还没见过这么唇红齿白的孩子呢,你瞧瞧这眼睛,多灵透啊。”李夫人一子就喜欢上了龙凤胎兄妹。

  婉瑜听了这话还是有些自得的,为了让她和哥哥身体能好,她可是了不少本钱的,不光喂得培元丹,还经常在奶娘的饮食里偷偷的滴些灵泉,让自己和哥哥能吃得好,长得壮实,可不是粉嫩红润的。

  李氏也抿着嘴笑道:“也是老天爷开眼,疼我一回,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特别好带不说,从不生病,打生来没有头疼脑热过,吃得多身子骨壮实。来这是你外祖母,这是舅母。”

  婉瑜和琪哥立刻一起捧手作揖,“外祖母安好,婶婶漂亮。”

  “哎呦喂,这两个孩子心疼死人了。”就连站在李夫人身边的嫂子也是捂着嘴呵呵呵的笑。

  两个小家伙穿的是一样的衣裳,都是大红色的衣衫,因为还小可以穿一样的,看上去好像观音坐的童子,家里无论是老太太还是老爹叔叔婶婶们,看到他们穿一样的都认不出来谁是谁,他们两个最喜欢玩这个游戏,猜猜我是谁,猜不中要给礼物。

  嫂子欢喜两个孩子这样可爱懂事,一把抱起婉瑜亲了一口,“啊,我认得这个是妮妮,好漂亮的孩子。”说罢眼带嫉妒之色的看着李氏,忍不住羡慕的眼神,“妹妹,你真有福气啊,要是我有这么一对可爱的孩子,给个金疙瘩都不换啊。”她想说庶出的也是好的啊,何况亲娘都死了,娘家剩了一个堂妹了,也没啥人了一点后顾之忧都没有,多好的事啊。

  李氏笑着跟嫂子开玩笑,“你可不许抢我孩子,我家老爷跟你急啊。”

  李夫人被李氏搀扶着,一面往外走一面问道:“姑爷可是喜欢着兄妹?对礼哥可好?”意思是别忽略了我外孙,那才是亲生的。

  李氏自然明白母亲的意思,笑着点头,“老爷对礼哥很看重,亲自带在身边教导的,两个孩子很粘哥哥,尤其是婉瑜,有他们两个小家伙在,只要老爷子在家每日都要回来看看孩子们,连带着和礼哥相处时间都比以前多了不少呢,这两个是礼哥的小跟屁虫,走哪跟哪。”

  李夫人满意的笑了,拍拍女儿的手说道:“你也算熬出来了,好生教养孩子,别学拿起子小家气的,教好了无论男女都是礼哥的臂助,礼哥一个毕竟孤单了些。”

  李氏立刻点头听母亲教诲,“娘放心吧,我晓得呢,族谱上都记名了,我要是心里不痛快也不能提这事了,荷姨娘是个好的,我心里明白着呢,她堂妹现在是婉瑜的奶嬷嬷,有自己亲眷在跟前,也能对孩子更上心些,我也是一心为了孩子好。”

  婉瑜也是后来一岁多能说话了才知道,她奶娘就是荷姨娘的堂妹,不过奶娘没有荷姨娘长得那么惊艳,只能算是清丽罢了,因为女儿得病走了,正好赶上荷姨娘出这事,他们兄妹出生,需要找奶娘,李氏就从自己陪房里找了一个老实可靠地,另一个就是她奶娘,也是让别人知道她是真心待孩子好的,没有其他心思,不在乎奶娘是谁。

  本来奶娘就对李氏并没有什么怨言,堂姐生前也说过李氏对她很好,让她生孩子以后放在她名教养,对孩子好的话来,如今又肯用自己说明对孩子是真心的,因为自己女儿没了的关系,把婉瑜看得比自己命还中。

  李氏投桃报李,给两个奶娘家里送去了奶羊,这样老人孩子都有的吃,不会饿死孩子,还把他们两家调到门房和二门上看门,奶娘要是想孩子了可以时常抽空看一眼,不至于有什么怨恨。

  因此两个奶娘更是一心一意的照顾他们兄妹,再也没有二心。婉瑜的奶娘和她死去的姨娘都是苗人,对医药用毒方面很在行,这也是李氏看重荷姨娘姐妹的原因。

  李夫人满意的点头,认同女儿的行为,坦荡大气,只要好好的教导了孩子,相信将来都是她的腰杆子,真心换真心,再怎么样也不会错到哪去了。

  “进宫的事给孩子嘱咐了么?”李夫人不放心孩子,又问了一遍。

  “放心吧,这两个小机灵鬼,机灵着呢,知道要见礼喊人,嘴要甜,要当成老太太那样孝敬不可调皮。”李氏给母亲学了一遍。

  小孩子太高深的东西听不懂,就说像祖母那样尊敬着,他们大概就明白了,不可以捣乱调皮,不然要打手板心。

  李夫人看了眼琪哥,琪哥眨巴着眼睛咧嘴一笑,李夫人看着他这样可爱,忍不住露出会心的微笑,心想这事说不定能让娘娘高兴长脸的。

  李氏坐在马车上再度拉着琪哥和婉瑜的手殷切嘱咐道:“进宫后看见娘娘知道要说什么么?”

  “知道,要说娘娘安好,娘娘漂亮。”婉瑜扯着自己不算太长的小辫子羞涩的开口。

  李氏满意的点头,虽然很简单直白,但孩子的童真之语才是最好听的,他们的纯真就已经足够打动所有人了。

  “那要是看见穿着龙袍的贵人呢?”李氏不放心又说了一句。

  “知道,皇上威武。”婉瑜举起拳头夸张的喊道,琪哥扭过头看了看妹妹,也有摸有样的举起拳头,傻呵呵的乐。

  把李夫人和嫂子逗得哈哈哈大笑,李氏的嫂子拍了拍她,笑道:“行了,你别担心,贵人是什么心胸?怎么会和孩子一般计较呢,他们这样可爱笑都来不及呢。”

  李氏看了看,仔细又想了一会确实没什么纰漏了,不怕孩子简单,主要是纯真可爱就行了,你不能要求三岁的孩子说论语吧,傻乎乎的可爱逗趣就成。

  一行人进了宫,因为奶娘不能进去,递牌子进宫时有人数要求的,不能一口气进那么多人,因此婉瑜被李氏的嫂子抱着,琪哥则有李氏自己抱着,进宫去见静妃。

  还没到永和宫就看到静妃身边的大宫女采薇过来宠她们福身行礼,“给老夫人请安,给夫人请安,给小姐请安,呦!这就是小主子吧,可真漂亮啊。”

  采薇是家生子带进宫的,如今是静妃最得力的左膀右臂,颇为倚重,因此在李夫人这里也很有些脸面,她哥哥因为好武,已经脱了奴籍去了慕容瑾的帐博功名了,老子娘早就脱了奴籍买了田地做小地主了,一家子都得到了优待。

  要不怎么说李家会调/教人呢,做事大气让人心里特别舒坦,采薇对静妃那是忠心耿耿,一心一意伺候的。

  “采薇你怎么来了,可是娘娘有什么交代?”李夫人稳妥起见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宫里规矩大,万不能走错一步。

  采薇笑了笑,“并没有,娘娘让我来接老夫人呢,早就在宫里等着了,一大早娘娘就开始拾掇了,这会子都张望了好几回了。”她声音脆甜好听。

  李夫人眉眼抒怀露出会心的微笑,“你给我说说,这些日子你家娘娘还好么,四皇子身体好么?底人用心么?有什么不妥一定要早早的通知娘娘,不要自作主张的瞒着,以免兜不住酿成大祸。”

  [bookid==《妻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