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龙气

   采薇满脸含笑点头,“老夫人放心,别的事也就罢了,唯独四皇子的事我们是不敢轻忽的,这可是娘娘的独苗苗,借奴婢几个胆子也不敢乱来的。娘娘听说小主子们身体一向康健,心里欢喜得很,一定要见一见,给四皇子也沾沾福气呢。”

  老夫人点点头,“别说这两个小家伙别的倒也罢了,就是身子骨非常结实,皮实的很呢。”

  一路上老夫人都在详细的问女儿静妃的各种事宜,生怕女儿报喜不报忧,就只能从身边人打探一,有什么是娘家人能出力的,可怜一片为母之心。

  到了宫门口,静妃已经迫不及待的跨出了殿门,但随后又转身进去了,并没有迎接他们,要知道一旦入宫就是主子娘娘了,即便是家人相见也是要行礼的,静妃不忍老母这么大岁数还要在太监宫女面前行礼折腰,宁可进了门再说。

  进了殿门,采薇将殿门打开,站在门口不远处守着,和如常一样,这样母女说说体己话也不会被人怀疑,可没有关上门说话的,那傻子才干的事呢。

  老夫人领着儿媳和李氏一起向静妃跪拜,“老身参见静妃娘娘。”说着就要躬身行礼。

  静妃一从椅子上起身快走几步一把拦住母亲,声音哽咽难以自制,“母亲快快请起,自家亲人无须多礼。”

  老夫人也没有再勉强,顺势站了起来,望着静妃仔细打量了一番,见气色还好并没有憔悴的样子,心里略微放点心了,“娘娘这些日子可好,一听说你召见,我们赶紧就进来了。”

  静妃也是好久不曾见到母亲嫂嫂和妹妹了,心里也是极为想念的,思念的双眸泛着泪光不住的打量着母亲嫂嫂等人,舍不得挪开眼,又哭又笑的点头,“母亲不要为我担心,我好的很,有皇儿在,并不曾委屈我,皇上每个月有几天都会来我这里,白日里抽空也会过来坐一坐的,母亲放心吧。”

  老夫人听到这里,知道女儿并未失宠,略微松口气的点点头,“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这是妹妹的孩子吧,来来,让我看看,长得可真好啊,去看看皇儿学了没,都是一家子亲戚,好赖也得见一见不是。”静妃爽利的笑着,伸手就将琪哥抱在怀里,还命人将婉瑜抱在身旁的炕上,不住的打量两个孩子,两个孩子眉眼还没全张开,因为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很难分辨出来,让静妃越看越爱。

  尤其是婉瑜和琪哥养得好,白胖粉嫩的样,一看就是气色极好的孩子,静妃也有四皇子了,但小时候远不如婉瑜琪哥这样健康好气色,因此也是偏爱这孩子几分。

  “还是妹妹伶俐,把孩子养的这样好啊。”静妃一脸羡慕的开口,抱着琪哥舍不得撒手,亲了又亲,爱得不得了。

  琪哥和婉瑜可爱灵慧,嘴巴甜的跟抹了蜜似得,“姐姐漂亮。”婉瑜凑在静妃跟前故意装傻喊错了辈分。

  但静妃非但不怪罪,反倒高兴地呵呵呵笑,眉眼中透着开心,“哎呦喂,我的娘,这孩子可了不得,真是个机灵鬼,小嘴怎么这么甜啊,你该含我姨的,哈哈哈!”她凑过去在婉瑜脸上亲了一,言中透着亲热和亲近之意。

  婉瑜红着一张小脸,小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姨漂亮,像画……。”她并未全说明白,但其中的意思却是让大家都明白了。

  静妃笑着冲李氏说道:“你可是养了两个小人精啊。”

  李氏也含笑,望着婉瑜的眼眸中充满了开怀和宠溺之色,“这两个孩子琪哥还老实一点,婉瑜最是淘气机灵,过年的时候他们两个给家里的长辈拜年,婉瑜让琪哥走在前面作揖,她拿了个兜子在后面收钱,然后等人走了分琪哥一点点,哎呦!你就别提她有多贪财了。”

  老夫人等人一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只说着闺女是个把家的小贪财。

  正说着一道爽朗的声音传了进来,“爱妃在说什么,这么高兴,让我们也乐呵一啊。”一个明黄的衣袍牵着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

  男孩比礼哥大个半岁的样子,长得极为好看,尤其是一双眉眼看上去很是耀眼灵动,眉眼和皇帝有几份仿佛。

  “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几人一起跪行礼。

  “起吧,朕听说你娘家人来了,过来凑个趣。”皇帝含笑让众人起身,坐在炕上和静妃一起逗弄琪哥。

  四皇子凑到老夫人跟前,“外祖母,你好不好,我都想你了。”

  “哎哎,我也想四皇子了,等你大了来我家玩啊。”老夫人看见外孙子这样懂事,也是极高兴的,连连点头应着。

  婉瑜趁大家不注意小心翼翼的观察起皇帝来,皇帝正当年的岁数,长得极为俊朗好看,一双剑眉看上去很有威势,婉瑜悄悄打开天眼看了一,发现皇帝头顶有紫气盘旋,这让她心中激动不已。

  感觉到身旁有人拉她袖子,一回头发现四皇子拉着她袖子递给她一块糕点,她发现小男孩头顶竟然也有若有若无的红云,但不是很明显的样,时隐时现,这说明他也是有龙气的,但没有皇帝那么盛的气运罢了。

  婉瑜接过糕点喂给琪哥,然后给琪哥挤挤眼睛,两个人爬了炕,在皇帝跟前站定,婉瑜还是有点害怕皇帝的,这可是真正的真龙凡啊!不过却也很好奇的闪着湿漉漉的大眼望着皇帝。

  皇帝很是稀奇,第一次有孩子不害怕他们,除了四皇儿,其他几个孩子都很害怕他的威势,有时候一掉脸就会哭鼻子,感觉很无趣。

  他忍不住逗逗这两个孩子,“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啊?”

  琪哥混不吝不知道什么叫怕抢先答道:“我们来看娘娘,当然是静妃的娘嫁人了,你真笨。”他声音脆甜歪着脑袋,一脸你怎么这么笨的样,很是萌态。

  婉瑜实在忍不住捂着嘴红着小脸嘻嘻的笑。

  可把老夫人等人吓坏了,李氏吓得脸都白了,这熊孩子真么敢骂皇帝啊,真想晕过去算了。

  李氏吓得哆嗦了一,怒斥道:“琪哥,你胡说什么呢,你等着回家你老子掀你的皮吧。”

  琪哥最怕慕容谨,毕竟男孩的教养和女儿是不一样的,讲究的就是严厉,因此一提慕容谨他还是害怕的。

  琪哥吓得缩缩脖子,忍不住朝妹妹望去,露出求救的眼光,还微微撅着嘴一脸委屈的样子,心说我没说什么呀。

  婉瑜也怕皇帝怪罪哥哥,鼓足勇气笑着跟皇帝福礼,声音很小软软糯糯的,小碎步凑过去,“您就是皇上啊,我都没见过皇上呢,您长大的真好看。”

  皇帝很有兴致,忍着笑低头问她,“那我好看还是你爹好看啊?”

  婉瑜见他没有生气的样,心里也不那么怕了,很认真的说道:“虽然你也很好看,可我还是觉得我爹好看。”

  “哦为什么呀?”皇帝饶有兴致的逗弄兄妹两个。

  静妃悄悄的朝他们微微摆手,意思是没事的,皇帝并没有生气,这才让老夫人微微松口气。

  “因为我爹给我很多好东西,你看这块玉佩我们兄妹三人一人一块,你又没有给我什么,我当然是向着我爹了,这叫帮亲不帮理。”婉瑜一脸振振有词的讲述她的歪理,皇帝态度和蔼,她也能放开点胆子。

  “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我从来不知道文殊还有这么有趣的孩子。”皇帝乐的是开怀大笑。

  婉瑜见他笑了,眼珠一转,问道:“我们来猜谜好不好?你猜猜我们谁是哥哥谁是妹妹好不好?”

  李氏一听捂着脸,一脸无奈的样子,老夫人一看就明白了,这估计是家里孩子们常玩的游戏,双胞胎都难免会被家里人玩这个。

  皇帝露出一丝兴趣来,“哦,那我来猜猜。”

  婉瑜立马高兴了,和琪哥来回转了几个圈,又换了好几次位置,瞧那架势一看就是经常玩的,换好了位置二人站定谁也不说话,眼巴巴的看着皇帝。

  皇帝被他们这么一倒腾也露出惊喜和疑惑的目光来,低着头仔细的分辨着,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发现谁是谁呢。

  不过皇帝到底是皇帝,很快就发现了男女的不同之处,一子就认出了琪哥来,他是男孩子,有些地方和女孩是不一样的。

  不过他分辨出来并不开口,反倒把四皇子叫到跟前来,“睿诚。你过来,瞧瞧谁是哥哥谁是妹妹啊?”皇帝想考校一儿子的分辨能力。

  睿诚走了过来,几乎不用思考一把就将婉瑜拉了出来,说道:“她是妹妹。”

  几乎是用非常肯定的声音,不带丝毫迟疑。他没说的是这丫头身上有一股清淡的体香,凑近了闻可以闻到呢。

  婉瑜很惊讶的看着睿诚,不吝啬的夸赞道:“哥哥你好聪明啊,他们都要猜好半天的。”大眼眨巴眨巴的望着他,满是赞叹。

  睿诚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小脸,坐到炕上去自己玩去了,琪哥看见了他手里的玉质的九连环,很是稀罕,忍不住也想去玩,却有不太敢上前转而去看婉瑜,婉瑜点了头他才欢快的爬上炕,跟睿诚玩去了。

  皇帝看到他们兄妹的互动,觉得很有意思,婉瑜仿佛是姐姐一般带着琪哥,琪哥一举一动都要看妹妹的眼色才行,很有意思。

  婉瑜来这里不是为了光看皇帝那么简单的,她要的是吸取龙气来给自己的本体疗伤,因此大着胆子手脚并用的爬上了皇帝的膝盖,脸对脸的看着他,“你怎么不抱着我呀,我会摔去的,你不会抱么?哎呀,你还不如我爹厉害呢,我爹还会抛高高呢,你会么?我爹还会让我骑他的脖子,你会么?”她扬高声音,一脸炫耀的样子。

  睿诚果然抬起头一脸羡慕的望着婉瑜和琪哥,眼中的失落怎么都忍不住,即便他的母妃已经算是受宠的了,可仍然没有骑过父皇的大马。

  婉瑜靠在皇帝的肩膀上,悄悄的开始吸收龙气,皇帝正当年龙气正旺盛,吸一点点给自己对他不会有任何影响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

  皇帝手脚僵硬的搂着婉瑜,怕她真的会掉去摔着,疑惑却又很新鲜的问道:“你爹还让你们骑大马么?”

  “咦?你知道这个游戏啊,我以为您不懂呢。”婉瑜一脸兴奋的说道。

  新书求个收藏点击啊,花花拜谢了,(*^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