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心思

   “朕小的时候看见别人玩过,但自己也没玩过这个游戏。”皇帝的声音有些悠远,似乎叹息。

  静妃瞧见时候差不多了,伸手抱了婉瑜来,“皇上,您是不是还要去南书房啊?”她知道每天这个时候皇帝都要去南书房的。

  皇帝醒过神来,笑着点点头,“嗯,朕走了,你们娘们在一起说说体己话吧。睿诚好好的跟弟弟妹妹们相处啊。”说完皇帝就走了。

  静妃恭送了皇帝出门,这才折返回来,笑着说道:“别担心,今儿皇上心情极好的,这孩子出了大力了。”眼带着笑意望着婉瑜,似有深意。

  婉瑜吸了一大口龙气,坐在炕上懒洋洋的躺着,她能感觉到空间内的本体恢复了一些精神,可惜不能继续吸去,也不能伤害皇帝,不能搞乱凡人的天机命数,不然会遭天谴的,不然还可以多吸几口的。

  她看了看睿诚无奈的叹口气,这个小孩子也有龙气,却是不能吸的,因为年纪太小了会出问题,而且她觉得他身体远不如琪哥强壮呢,她是真的不敢乱来。

  想了想今天也算成了静妃的人情了,算了就还她这个恩情吧,说着小声喊道:“我想喝水,我渴了。”

  静妃赶紧让人去倒杯水来,“倒杯蜜水不要茶,要温热的。”

  采薇亲自去倒了一杯温热的蜜水过来递给婉瑜,婉瑜仰着小脸,“谢谢姐姐,我自己能喝。”

  “真乖。”采薇摸了她的小脸一,才退了去。

  静妃瞧见孩子们玩得好也没再多管,抓紧时间和母亲嫂嫂妹妹说说话。

  婉瑜抿了一小口,接着手和袖子的掩盖,将一颗培元丹扔进水里,等丹药全部化开才将水递给睿诚,“哥哥,你给我吹吹。”

  睿诚很有耐性,端起茶杯给她吹了吹又递给她,婉瑜之抿了一小口就不喝了,推给他,“你喝呀,我吹过了有仙气哦。”她歪着头好像做游戏那样哄睿诚。

  睿诚噗嗤一笑,明亮的双眸中泛起一丝笑意,“骗人,哪有仙气。”

  婉瑜不乐意了,扁着嘴要哭的样,“你是不是嫌弃我,所以不肯喝的。”说着蹬腿就要哭。

  睿诚吓得赶紧摇手,可不能让这个小祖宗哭鼻子,母妃好不容易才能等到好日子见外祖母一次,不能让她给破坏了,因此极快的说道:“别哭啊小祖宗,我喝还不行么,你别哭啊。”说着快速的将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

  婉瑜这才露出笑颜,“这还差不多,我教你解九连环啊,你会不会玩啊。”三个小孩就玩了在了一起。

  这一颗培元丹能让四皇子身体健康无病无灾,也算是自己吸了一口皇帝龙气的报答吧,毕竟哥哥是他的伴读,他要是有什么好歹,哥哥怕是也不会有好场。

  说了一时半刻后,时间就要到了,老夫人不得不起身告辞了,“娘娘,老身走了,这是一点子心意,你在宫里不容易,留着好应个急吧。”她交给静妃一个金钗,里面是银票。

  李氏也拿出一万两银票卷成了小小的卷筒藏在袖子里,递了过去,“姐姐,这是妹妹的一点心意,你还有四皇子要养,花钱的的地方多着,我有嫁妆可以打理,不愁银子,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妹妹就别推辞我的一番心意了。”

  话说到这份上,静妃就不能再推辞了,也是含着眼泪点头,“你放心,明儿赏赐就能来了,有皇帝的赏赐这孩子以后身份上也能高一些,不愁那些的,有我在孩子们委屈不了的。”静妃也不方便多说什么,只能向妹妹保证孩子不管怎么样,将来的前程是少不了的,现在太早了孩子还小,说这些有些为时过早了。

  李氏心头一跳,再看一眼姐姐,她含笑的望着婉瑜,目光中有着一抹深意,李氏不敢再耽误去,匆匆告辞离去。

  婉瑜依依不舍的跟睿诚道别,“睿诚哥哥,记得来我家找我玩哦,我给你看我的私藏。”

  这称呼已经瞬间提升到睿诚哥哥了,而睿诚也将自己最喜欢的一个羊脂白玉的小兔子塞到婉瑜手里,“送给你,我改日找你玩。”他脸红扑扑的,觉得这个妹妹好聪明,九连环一子就解开了,和她说话也能跟得上步调,很有意思。

  静妃一脸惊奇的望着睿诚,越发让睿诚不好意思了,扭身躲在静妃身后,不肯再出来了。

  李氏以为这东西很重要什么的,就推辞道:“婉瑜不可胡闹,快把东西还给你哥哥。”

  静妃摇头失笑,“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玉兔是他最喜欢的,平日里别人看一眼都不让的,我就是稀奇他怎么这么大方了,往日里可小气了。”她扭头看了眼儿子,笑容越发深了。

  睿诚把脑袋埋在静妃背后,不肯露头,静妃也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漏儿子的气,笑过也就算了。

  出了宫坐上自家马车,李氏才擦了擦汗,看着怀里的婉瑜和琪哥,舒了口气,“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胆大呀,连皇帝都敢骂啊?”她只觉得再多来几次自己就可以进棺材了,肯定是被吓死的。

  老夫人呵呵的笑了,“你也不用骂孩子,皇帝是什么人,心胸何等宽广,还不至于和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计较,就算怪罪也是冲我们大人,和孩子不相干,既然他没那个意思,连娘娘也乐见其成的样,说明皇帝很高兴的,不用担心,今天两个小家伙可是出了采了,明日必定有赏赐,等着吧。”

  李氏见母亲都这么说了,自然是点点头。

  婉瑜在皇宫里唱念做打的,还吸了一大口皇帝的龙气,这会子急需要吸收一,故而干脆装睡,躺在母亲怀里睡了过去,赶紧运行自己修行多年的功法长生诀,功法运行龙气被缓缓吸收,慢慢炼化,恢复本体的伤患。

  别说这口龙气精纯无比,经过短暂的吸收后,本体青莲上的萎黄有一小部分开始变成青色了,虽然颜色还不完全,但已经可以看出在缓解了。

  她相信只要接来把龙气完全炼化掉,相信最少能省自己打坐好几年的功夫,伤势也能早几年恢复过来。

  长生诀是木系的顶级功法,这还是从龙族换来的,很多妖修都没有好的功法可以修行,她也是托了好友的福,给族长贡献了一颗自己孕育的莲子,才得到了这套木系的天阶功法,要不然雷劫一道自己肯定死翘翘,木系的妖修最害怕的就是雷劫。

  李氏见琪哥和婉瑜都累了,就抱着他们躺在椅子上,轻轻的拍一拍,让他们睡一会。

  老夫人看了看婉瑜手里的小兔子,笑道:“这是皇帝赏赐给四皇子的,没想到四皇子竟然乐意给婉瑜,真是稀罕事。”

  李氏这才大惊,“啊,是皇帝赏赐的啊,那可怎么办?娘你刚才怎么不跟我说,提醒我一声也好啊。”

  “没事,我倒觉得这闺女好得很,说不得娘娘有点想法了,不过现在孩子太小了,说得有些早,你也别声张了,回头好好的教导孩子,等再大一些,我跟娘娘要个嬷嬷过来教导孩子。”女儿想什么,当娘哪会不知道的,何况慕容瑾正得盛宠,如今正是用人的时候,一二十年内西北都不会平静。

  李氏有些不忍,“这孩子性格柔顺胆小,只是有点小聪明罢了,不是那样……,我怕她将来应付不了这些。”

  老夫人摇摇手打断她,“不必担心,我瞧着孩子很是妥当会照顾人,你看她照顾琪哥多好,性子也谨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今天虽然咱们看着有点冒险,实则多一句犯忌讳的话也没说,反倒哄得皇帝眉开眼笑走了。何况礼哥是四皇子的伴读,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

  李氏看母亲都这样说,心里虽然有些不舍,可更深的想法还是倾斜于儿子礼哥,若是将来能有人帮衬,兴许会好一些吧。

  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觉得先等等,看看娘娘的意思再说,慕容谨也是有这个打算的,哎!幽幽的叹口气,女人的命啊,从来由不得自己。

  婉瑜着急炼化龙气,彻底进入了入定状态,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抗拒,她觉得皇宫龙气盛,正符合自己修行的目的,何况皇宫居住的是历代皇帝,也是躲避天道雷劫最好的地方,可以掩盖她的气息,不至于别的修行者找到。

  她相信是有的其他修行者的,自己都能来,凭什么别人不能来呢,所以还是低调些为好。

  回到家后李氏第一时间和慕容瑾与老太太说了进宫的详细情况,也说了静妃娘娘对琪哥和婉瑜的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