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筹备

   她能想到的,自然老太太也能想到,沉思良久后,“看来这孩子有大造化啊,老大家的以后你要好好教养孩子,切不可出差错,缺了什么少了什么从我这里拿。”

  李氏低头恭敬的说道:“老太太她还小用不了那么些东西,何况我母亲说了,在等一阵子让静妃娘娘给赐个嬷嬷好好教导着也就是了,女儿家最主要的是贞静柔婉,大气懂理。”

  老太太满意的点头,“这话说得很在理,我知道你是个好的,孩子交给你我放心。”

  说过了话后李氏才回,看着睡得香甜的婉瑜,心中有许多不舍,可有些事却是她却无能无力。

  想到这李氏喊来了许嬷嬷,也就是婉瑜的奶娘,荷姨娘的堂妹。

  “夫人,你喊奴婢?”许嬷嬷恭敬行礼后问道。

  “嗯,我听说你对草药养生很了解是么?”李氏心里有个想法。

  “是的,奴才是苗疆的,小时候家里大人教导过的,不敢说治病,但和草药的相关的东西没人能瞒过我去,后来又跟咱们府上的老嬷嬷学过二年,养生什么的也会一些。”许嬷嬷说的是李府,静妃没出嫁前请的宫里的嬷嬷教导的。

  李氏想了想对许嬷嬷说道:“既然你有这个本事,等孩子再大一点就给她念叨念叨,后宅女子对药物还是要多了解一些的,我小时候也是我娘请的嬷嬷很早就开始学着鼓捣了,我那会学的是香药,我也想让婉瑜多学一些这方面的,将来嫁了人也好有个应对。”

  许嬷嬷抬头偷瞄了一眼李氏,随后问道:“是不是小姐将来有进宫的打算?”结合之前进宫回来后态度有所变化这个现象,大概可以猜测一些出来。

  李氏惊讶许嬷嬷的敏锐,不由得沉脸来问道:“这种胡话是谁给你说的?”

  许嬷嬷抬起头抿了唇,思考了一才开口道:“没人给奴婢说这些,奴婢是猜测的,堂姐的容貌那也是数得着的,想来大小姐也是随了她的摸样了,这个其实也是奴婢猜的。低等人家很难保护大好小姐,那样的一张脸实在是太扎眼了。”

  她当初一直都很担心堂姐的脸,太扎眼了,后来进了慕容府她觉得未必就不是福气,小妾虽然不如正妻,但她们本身也是卖身为奴的,做不了大户人家的正妻,可却避免了颠沛流离的命运,那样的一张脸,一旦去了外边可是招灾惹祸的。

  在慕容府好歹能求个庇佑安全,伺候一个男人总比伺候一群男人要强的多了吧,奴婢的命运身不由己啊。

  李氏低头眉眼低垂,脸色有些黯然,荷姨娘一向老实本分,性子温柔和顺,对她来说也是很有利的臂膀,再想想婉瑜将来要是也和荷姨娘一样长得那样漂亮温柔,嫁给普通人家还真护不住。

  李氏烦躁的揉揉眉心,低声道:“孩子太小了,这是还没有定论,你不要着急上火,按我说的先教导着,咱们准备起来再说。”

  许嬷嬷并不觉得进宫是什么不好的事,相反倒觉得进宫说不定对婉瑜来说是个好事呢,因此点点头道:“奴婢明白了,奴婢想着是不是要寻两个小丫头调教着。”

  当初采薇和彩月可是李家早早就培养调教起来了,按照大户人家的小姐培养的,管家理事什么的不比小姐差,为的就是进宫后要帮到静妃处理一些能干的杂事。

  李氏点点头,“我回头多注意一,这人选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定的,多选几个先备着,婉瑜如今才三岁还是小了点,先准备着吧。”

  “是,那奴婢先教一些简单地规矩好了。”例如吃睡坐卧这些也是有规矩的,不能随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吃相要优雅,坐姿要端正等都是要学的。站姿也要笔直不能东倒西歪没形象,这些从小开始教,小孩子接受比较快,没有习惯上的约束不会痛苦。

  李氏满意的点头,“这个差不多可以开始教了,也不要拘的太狠了,移了性子就不美了。”

  许嬷嬷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笑着点头,“奴婢明白,太太慈善,您放心,奴婢一定好好照顾小姐。”

  “恩,我听说你大儿子也七岁了,礼哥身边缺个伴读,改日你带孩子进来,让我看看。”李氏打算抬举许嬷嬷。

  许嬷嬷当即惊喜莫名,立刻跪来磕头,“谢谢太太,奴婢一定尽好本分。”

  李氏笑着点头,这才让她去了。

  李氏看着炕上睡的欢实的两个小家伙,心里悠悠的叹口气,皇宫啊哪里是那么好闯的,当年姐姐不去自己就得去,姐姐觉得自己性子不够坚强,所以还是决定自己进去,殊不知这些年姐姐也经历了很多泪水和血水。

  当年四皇子前面还流掉了一胎,养了几年身子好容易才有了四皇子,长到这么大很是不容易呢。

  李氏心中思绪翻滚躺在婉瑜旁边,轻轻的拍拍她哄她继续入睡,自己也闭上眼思量着。

  婉瑜则将神识全部沉入鸿蒙珠内,努力的炼化将龙气,本体青莲的叶片开始舒展,看上去精神了不少,让她欣喜不已。

  第二天,宫里就传来了旨意,赏赐慕容瑾和李氏的,赏赐里还给了不少小孩子的玩意,多是金锁玉锁等小孩子佩戴玩耍的东西,这大概是皇帝赏赐的吧。

  接到旨意后老太太显得很高兴,“婉瑜和琪哥渐渐大了,也该分院子了,把外院临芳院收拾一,过二年也该搬去外院了,婉瑜就住宜兰苑吧,我那还有一座牡丹富贵的紫檀屏风给摆上,还有一对粉彩的梅瓶也给拿过去摆上,女孩子的子就是要漂亮雅致才好呢。”她一脸笑容满面,满目慈和的摸了摸婉瑜的小辫子。

  婉瑜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大概是想让自己进宫吧,不过这样也好,能够吸收到龙气恢复伤势,对于嫁给谁其实也无所谓了,嫁谁都是三妻四妾的,没什么太大分别。

  李氏用复杂的眼神望着婉瑜,犹豫了一点点头,“哎,儿媳这就去准备一。”

  老太太知道李氏是个心软慈善的,对孩子们都是贴心贴肺的,心里有些不忍,“别担心,还有我这个老太婆看着呢,怎么样也不会让她没了场。”

  李氏眼圈有些红了,“我就是有些舍不得。”她拿着帕子擦了擦眼角。

  婉瑜跑过去拉着李氏的裙子摇晃,“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哥哥不乖,我帮你揍他,您不要哭,我给你吹吹。”仰着小脑袋,一脸的汝慕之情。

  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母亲,虽不是亲生的,但一直都亲力亲为的照顾他们兄妹,不管多累多心烦,都会把他们照顾得很好,只要自己给一个笑容,李氏就会感动的掉眼泪。

  是她让自己感受到了多年来不曾记起的温暖,她希望李氏能快乐不要烦忧,她喜欢李氏,喜欢这个给了自己母爱的女人。

  李氏抱起她,亲了亲她的小脸蛋,眉目温和而慈爱,“娘没有哭,有娘在,婉瑜不用怕。”眼神也变得越发坚定起来。

  婉瑜感受到了她的那份坚强的护犊之情,心中感动主动亲了亲她的面颊,娇声软语的说道:“我最喜欢娘了。”

  慕容瑾看着他们母女互动,忍不住心中泛起柔情,也有心情调侃女儿,“哦,那你不喜欢爹了,本来还打算过两日带你们去庄子上骑马的,看来是不成了,都不喜欢我啊。”说着还摇头晃脑,颇为遗憾的样。

  婉瑜立刻撅起嘴,挣脱李氏的怀抱,扒着他老爹的裤子,“爹,我也喜欢你呀,真的,也喜欢祖母,比珍珠都真。”她歪着头甜甜的笑着,有点献媚的成分在里面。

  慕容瑾和老太太等人哈哈大笑,老太太笑得前仰后合,指着婉瑜无奈的摇头,慕容瑾抱起婉瑜,“好吧,看你喜欢我的份上,我就带你去起小马驹吧。”威严的眉眼中带了几分柔和。

  婉瑜高兴地欢呼,“哦!要去玩啦,哥哥我们可以起小马驹啦。”

  琪哥坐在炕上抬起头,“起马是男孩子的事,你凑什么热闹。”一脸小大人的鄙视婉瑜。

  婉瑜气的撅着嘴,“臭哥哥,坏哥哥,你等着,大哥回来我给大哥告状,让他罚你抄一百遍三字经。”

  如今兄妹二人正在启蒙,李氏有教他们念三字经和孝经,将里面的故事给二人当睡前故事听,要求慕容瑾写了几张字帖,让琪哥照着练习,算是提前预习一,等五岁后会有真正的师傅给启蒙。

  琪哥果然苦着脸,凑到老太太怀里,牛股糖似得撒娇,“祖母,妹妹又欺负我,我不要抄字帖。”

  大哥对他是很严厉的,犯了错就要打要罚的,抄书是最基本的,因此他最害怕大哥了,一看见他就耷拉个脑袋,像个没有生气的小老鼠。

  李氏乐意他们兄弟感情好,从来不管他们兄弟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男孩子的感情都是打出来的,只对婉瑜教导很认真罢了。

  老太太抱着琪哥摸索他的后背哄着,“好好,不抄书,我们琪哥乖着,明儿让你爹带你去挑一个小马驹,让你爹带你去玩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