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一个十余年

   望着已经走远的年轻女子,江初音脸上的笑浅了几分,她转过身,望着远处那一片透蓝至清的天空,清澈的眸中似是映来一朵朵的白云,而日渐朦渐胧。

  “夫人,二夫人都已经走远了,我们不回去吗?”一边的小环小声的问着她,他们都是在这里站了很长的时间了,现在风大,站的久了,搞个不好是会生病的。

  “恩,”江初音扯动了一红唇,却是感觉这一动,便是扯疼了自己的心。

  “夫人,你说二夫人这话中是不是有话啊?我怎么总感觉她那眼神怪吓人的,”丫环想起刚才走的那个女子,不由的就是心中发冷,这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反正就是不说不上来的难受。

  “小九,你又在乱想了,”江初音警告的看了自己的丫环一眼,“再怎么样,我与她都是共侍一夫的,她的为人我还不能不清楚吗?”

  ”可是夫人……”小九还是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好了,我们回去吧,”江初音打断了小九的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之上,这里有些奇怪的闷堵,是因为小九的话,还是因为,他快回来了。

  但是,这不应该的才对,他回来了,她应该是高兴,是欣喜的才对,不是吗。

  再一次的,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也是将这些繁复的心绪摇在了脑后,一阵微风吹来,有些凉意盈于了她的眼睫,她伸手出轻轻抚着自己的发丝,平淡无奇的脸上,却是一抹恬淡的平静,到也多了那么一些可以叫做姿色的东西来了。

  她与他自幼便是指腹为婚,她嫁他时,他不过就是一界贫商,家中不过也便几间铺,几亩田,那时却是过的简单怡然,她只有他,而她也只就有他,后来,他的生意越做越大,铺子从一家开于了两家,三家,至今有多少家,她也不清楚,她们的宅子也是从一间变成了三间,四间,到了现在, 甚至别院都是有好几处,从粗菜淡饭到锦衣玉食,从普通衣着到穿金带银,这一切的变化就如同一场梦一般,轻轻抚着自己头上的玉簪,这玉是他们成宁之时的成亲之礼,也是他们的指腹为婚的平证。

  她与他三栽夫妻,十七年的情份,自记事起,她便是知道,她有一夫,便是他,十余年的等等,三年的相濡以沫,只是他们中间却多了一她,再是轻叹了一声,她将自己的发丝别于了脑后。

  其实,她一生之中,最幸福的时候,便是那时他们两人的朝纱相处,或许没有锦衣玉食,没有绫罗绸缎,但是他们的却是过的简单与快乐,

  而不是像现在,多了一人,少了一心。

  她的心自那时起便是疼了。

  只是,人人都说,男人三妻四妾那是常事,哪有一世一双人。

  那不过就是书中所写的虚而不实的东西。

  娘说,这便是命,她的命。

  娘让她刻尽妻守,孝敬公婆,尊敬相公,体贴妹妹,也要视庶子为自己的亲儿,不管如何,只要她有了子嗣,便是这府中唯一的嫡子,也便是无任何人可以抢走她如今的地位。

  只是,谁知道,这些都不是她江初音想要的。

  她要的,也不过就是一日简单的三餐,还有一个,疼她,重她,敬她的相公罢了。

  而现在。她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不由的苦笑了一声,子嗣何期的难……

  回到了自己的内,她环顾着自己已然住了许久的院子,院子简单雅致,院中一棵百年的老槐树挡住了院内半数的阳光,影影落落间,落了一地的斑驳之色,她习惯住在这样的院子里面,因为这里有太多的回忆在,比如那时的她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