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羞辱

   她的脸很烫,身上也秀烫 ,她想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快要被煮熟了的虾子,全身都快要红透了吧,尽管夫妻三年,可是她仍如同新婚那夜一般,着实的感觉很难为情,哪怕是自己的相公,也是同样的如此。

  方成元就这般将江初音从头打量到脚,再从脚打量到头,他的这个原配夫人,除了脸长的普通一眯,就身段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到是偷起了他的几分情思。

  “过来,”他再是一声。

  江初音闭上眼睛,她咬着自己的唇,终于是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直到再次的,那些光落在她的脸上之时,烛台的暖光之,她也是看到了方成元脱的来的衣服,以及他丝毫也无所谓的暴露。

  她再一次的闭上眼睛,却是突然的感觉到一阵的天悬地转,然后是一暗温烫的身体压了上来,没有爱语,没有抚意,也没有夫妻间的涟漪,她咬着唇,默默的忍住身传来的疼痛之感。

  方成元像是发泄一般,他的嘴唇挂着一丝凉意的笑,他就是故意的,故意的让身的女人疼,让她痛,直到他的身体一个战栗之后,起身坐了起来。

  江初音微微的喘息着,她不敢有太大的声音,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就怕会惹的方成元不悦。

  方成元说过了,夫妻间本就是如此。

  她忍心着双腿间的不适感,从一边拿过了衣服,替他穿了起来,从里衣,到外衣,到靴子,一一的替他穿好,再是系上了腰带,甚至还要将他的身上的衣服折子一一的抚平才行。

  待衣服整好,方成元连一句话也没就向外面走去了,甚至一个关切的眼神,一个安慰的字眼,一句关心,通通的没有。

  江初音的经唇微微的动了动。

  “相公……”

  “还有事?”方成元转过身,就像是实施一样,挑眉看着她。

  “我……”江初音舔了一自己干色涩唇瓣,却是不知道接来的话要如何说。

  方成元看了她一会,然后走了过来,伸出手握紧了她的巴,“让我猜猜,你是不想我让走,对吗?”

  江初音就这般盯着他,那一双眼睛突然布满了迷一般的雾水,她难堪了笑了笑,“相公,可以吗?”她厚着脸皮,她不要自己的羞耻心,舍了自己的尊严,只要想要像从前一样,与他同床共枕一晚上,就如同普通的夫与妻那样,好吗?

  每次都是这般, 让她真的感觉自己就如同那些风尘的女子一般。

  明明,她是明媒正娶的, 明是她是正妻,明明她有相公,为何,却是像祈求垂怜的宫中女子一样呢。

  方成元耻笑了一声,“江初音,怎么,什么时候你这样的一个大家闺秀,也是学会了那些青楼女子的妓量呢,你的端庄,你的大方,你的贤惠呢,怎么,现在竟然变的如此的淫当了?”

  而他说着,用力的握紧了江初音的巴,那一瞬间,看她的眼神如同仇人一般的厌恶与讨厌。

  江初音的身体猛然的抖了一,血色也是从她的脸上尽数的退了去,刹白刹白的。她颤抖着唇片,只感觉整颗心都是冷了,凉了,也是疼了。

  “相公,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那要怎么说你?”方成元冷冷一笑,顺手也是甩开了江初音的巴,就见那本来尖细的巴上面顿时青红了一片,也是越加的让那一张没有血色的小脸惨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