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从四德

   方成元整整自己的衣服,对于与自己同床共枕的三年的娘子,连一丝的怜悯与感情都是没有,以后说话做事,记着自己的身份,莫不要丢了我们方家的人去。

  江初音有着一肚子的委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她将这些委屈都是吞进了自己的肚了里,虽然这很苦,很疼。

  门哐的一声关了上来,也便是在此时,她眼内隐忍了许久的泪水便是掉落了来,就这么一颗颗的割破了她的眼角,化成了泪珠,却也是碎开一地的苍白。

  放晚徐徐的风吹了开来,带来了一阵阵隐约的花香气,明明的,已经春暖花开了,可是对于江初音来说,似乎这种冷,是冷到骨头时,冷到骨头里的。

  她猛然的打了一冷战,眼前一切开始模糊了起来,却也在渐清渐明,

  她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了,她只是知道,他们早就回不到那时的过去了。

  她还是以前的江初音,只是方成元,却也是永远不会再是以前的方成元了。

  娘说,这便是女人的命

  娘说,男人三妻四妾是这天经地义的事。

  娘说,你要努力的生个一儿半女,绝不能让别人踩到你的头上去……

  娘说,女人要的便是三从四德,你这都是嫁出去了,就要知道生是成家人,死是成家的鬼

  可是娘是后还说了什么,她却是忘记了……

  “姐姐,你在想什么?”

  猛然的,一道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面,也是将她游离的心思给带了回来,她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就见不远处的春枝都已经发起了新芽,偶然的还能看到了一只只的彩蝶舞了起来。

  原来天都是已经亮了,不对,她摇头,天早就亮了。

  “姐姐,你怎么了?”许如冰奇怪的将手在江初音的眼前晃了晃,“这怎么平白无故的就发起了呆来了?”

  “我没事,”江初音勉强一笑,人也是没有多大的精神,那笑看起来都是带着一股子疲惫感,甚至就连她的呼吸,那也是累的。

  许如冰去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她凑过了江初音,在她的耳边耳语的几句。

  “姐姐,是不是昨晚相公太过于疼爱姐姐了,所以才让姐姐如此的累的啊?”

  “哪有,”江初音的脸猛然的一红,她扭过了脸,假意的装着欣赏四周的风景,说实话,有些事被人如此的放在台面上来说,确实是让人很难为情,尤其是夫妻间的那些个秘事。

  虽然说,她早就已经成为了人妇, 可是依旧对这些事难以启齿,但是李如冰不同,她大胆,活泼,什么都是说的出来,什么事也都是做的出来。

  许如冰的轻笑的声音不时的响着,她这脸已经红的耳跟子上了,也便是因为如此,她忽视了许如冰眼中一闪而过的某些东西。

  或许娘真的说的对,女人的这一生,便是如此的,在家从夫,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娘是这般过来的,她也是一样。

  她撑起自己的脸,盯着远处地些不时的舞的彩蝶,其实是羡慕它们的那一对翅膀,可以自由的,府里府外,还有外面,那更多更多,如若可以,天涯海角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