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在意的疼了

   而她 ……只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就只能望着这一方的天空而已。

  如此的这般想,她便也是释怀了,只是有隐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一个地方,却仍然在隐隐的疼着。

  转眼之间,又是半月已过,江初音闲事无聊给花上面浇着水,一边的小九这脸都是不知道绷紧了多久了。

  “夫人,”她实在都是忍受不了了,怎么,人家皇帝不急,她这个太监快要急死了。

  “怎么了?”江初音细细的给花上面浇着水,顺便是也是将叶子上的那引些尘土扫走,万物有灵,哪怕是一株植物,也便是有生命的,需要去爱护,去呵护。

  她这丝毫也是心不在焉的模样,让小九用力的剁了一脚,“夫人,你实在是太老实了,公子整天都是在二夫人那里,你也不去管管,再怎么样,你也是正房。这公子整天都是呆在小妾那里,也是说不过去吧?”

  “夫人,你可不能总是不闻不问的,要多长几个心眼才行,小心被人给欺负了去。”

  江初音回过头,轻轻捏了一小九的脸,“你胡说些什么,怎么可能会有人欺负我呢,而且,相公他要去哪里,也不是我一个妇人可以左右的了的,”她继续的回过去浇着余的花,那笑柔柔淡淡,那语淡淡轻轻,只是无人知道,她那一双漆黑的双眸之内, 却是闪过了一许隐忍的泪意。

  是啊,她是阻止不了的,她什么也不能做,如若方成元肯听她的, 那么,当时许如冰也便不可能进门,她摇摇头,她连忙摇掉了这些不应该有的想法,这些都是不对的。她不能如些的自私,如冰是个好姑娘,自从嫁进府内,便是对她一直的恭敬,在相公那里也是从未说过她半分的坏话,她们也一直都是相亲相爱,比起亲姐妹起来还要亲上一些。

  而相比起家中的那些姐妹,这如冰算是投了她的缘了。

  浇完了花,她本来想要院内再走走的,结果却是不知不觉的便走到了许如冰的院落前,要不要进去看看……她站在院子的门口,久久的都是未动了一,

  算了,她还是走吧,她转身刚走了几步,却又是折回了回去,已经到此了,她还是进去看看的好,不是说近日如冰这身体不太见好,她想要帮她看看……

  虽然说……

  她进到了院子里面,奇怪的这院内却是一个人也没有,只闻有清淡的茶香不时的迎鼻而来,这院子离主院最为近,也是这府内最为华美的院落,而许如冰便是住在这里的,不止是这外面,就连里面的一切也都是精细布置过的,小九有时总在说,她是最不像是大夫人的大夫人,而许如冰地是最像大夫人的二夫人。

  她对此,是从未放在心上的。

  毕竟她们已经姐妹相称了,自然的,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计较的好, 再说了。她也没有感觉自己的院子有多么差的,相反的,她是真的爱极的那一份清静,虽然说,有时实在是太过冷清了一些。

  她将手放在了门上,本来那一句妹妹已经喊出来了,但是却是奇怪的,听到了里面有些古怪的声音。

  她皱眉,手已经放在了门上,握紧。

  不会是如冰出了什么事了吧,她这一急,就要推门进去,却是猛然的听到了一阵女子的拔叫的叫声,这声间透着一股子极至的媚意,还有喘息之声,她的脸突然的一红,已经知道了里面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她连忙的转身想要离开,只是,当那些声音时远时近的传至她的耳内之时,她的心却早不由自主的疼了。

  原来,她苦笑了一声,她还是在意的,是在意的疼了的。

  她提着自己的裙子一路上未停的逃回了自己的院子里面, 然后开门,关门,把自己紧紧的关在了房间里,无力的,她靠着门一点一滴的滑坐了来,就是这一瞬间,她感觉到了无边的冷意,还有刻在骨子里的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