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出大事了

   轻轻的扯了扯自己的嘴角,她想要告诉自己没有关系的,妹妹是他的妾,这夫妻间的事,自然的,他们是应有的

  只是,她只要想起那一幕,想起他们之间的耳浓私语,想起他们的恩爱,这一种堵在喉咙里的闷,几乎都是让她难以喘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是站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 然后若无其事的,拿过了一本书,一杯茶,也不知道有几心思放在了书上,几分在了书外。

  一碗药放在了桌上,江初音微微的皱了一眉,但是,她还是端起碗放在了自己的嘴边,药并未喝,她却已经满嘴的苦涩,这药她已然喝了三年,从他们成亲之日,到了现在,一直未停。

  “相公,我并无病,这药……”她看向方成元,明明知道这样的反对是没有任何的意义的,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去说。

  方成元笑的异常的好看,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江初音却是从他的眼内,看到了一缕阴沉之色,她扭紧了自己玫色的唇片,双手也是紧紧的握紧了那一个碗,还有碗中那种熟悉的让人几乎作呕的中药味。

  方成元就这么不眼不眨的盯着她,声音也是不加任何情意的冷淡。

  “你可以不喝,那么以后就别想我再进你的院内了。”

  这不是劝,而是逼,是狠。

  江初音咬的自己的唇片都是生疼了,可是这些都不如她的心来的疼,她将碗放在了自己的嘴边,无人知道她眼角有一滴泪水顺着她的脸滑落了来,到了碗里,最后再到了她的嘴里

  而后,便是与心一样的苦

  玉青枝,三年生,枝常绿,味苦,微酸,以滚水煮之食用,男子强身健体,女子喝,难以受孕。

  她不知道方成元为何让她去喝这一味药,她也从未想过去怀疑什么,或许,他只是单纯的认为,这真的可以让她的身体好上一些,却是不知道,久而久之,这对于女子的身体,药性并不麝香,与红花。

  她将碗放,对着方成元一笑,那笑,真的很难看,方成元伸出手轻抚起了她的发丝,“这样就对了,记的,药一定要喝知道吗,这可是我找一位有名大夫为你所开的调理身体的药。”

  “你可是我们方家嫡子的母亲,这身体不好可不行哦。”

  江初音一直在笑, 只是没有人知道,她的笑内,到底隐约了多少的酸意。

  她吸了吸鼻子,朦胧的视线内,是怎么也无法看清楚的方成元,只感觉他很模糊,一切都是模糊的看不真切,也似离的很远很远的,她想要抓住什么,可是最后松开手时,他却已经是离开了。

  她就这般看着自己的空空的手,很久很久……

  “夫人,夫人……”小九从外面急匆匆赶了回来,这人还没有到,可是声音却是很大,然后是砰的一声,她的人已经出现在了门口,甚至都是忘记了,原来这还有敲门一说。

  江初音放了手中的书,对她柔和一笑,也没有怪罪的意思。

  她这个主子好说话,丫环也都是被惯坏了,这没大没小的,想来也是改不过来了。

  “怎么,小九,什么事让你如此的慌张的,这越来越是没有规矩了,”她这嘴巴虽然是这样说的,便是眼睛却是笑着的,难怪这些丫环都是不怕她,她实在是没有一点的杀伤力。

  小九这连忙走了地来,直接从江初音的手中取走了书。

  “夫人,你怎么现在还在看啊,出了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