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孕

   “大事,什么大事?”江初音再次从桌上拿过书,这还在想着,刚才是翻到哪里了,她怎么都是不记的来着,都是怪那个小九,让她分了神,这又要一阵好找了。

  “夫人,你到底没有再听啊?”小九这都是急的快要哭了。

  “恩,在听啊,”李安青这边翻书边回答着,好似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弄的小九真的想要敲开她的脑子看看,也不知道她这一天究竟是在想着什么,“夫人,”小九再是跺了一脚,“你到底知不知道,二夫人,她有身孕了。”

  “恩,”江初音恩了一声,总算是找到了刚才自己所看的那一页了,到是忽略了,刚才到底小九说了什么

  “小九,你说什么?”她的眼睛没有离开书,还得再问一次才行。

  小九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免的自己一会吼出来,“夫人,二夫人有喜了……”

  啪的一声,江初音将手中的书摔在了地上

  “你看我,”她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书都是没有拿稳,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一定会笑我的,”她将书捡了起来,拍了拍书的灰尘,再是用自己的袖子轻轻的擦试干净。

  书上有尘了,所以要擦擦才行。

  “夫人……”小九这次是真的哭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刚才说了什么啊?”

  “知道啊,”江初音轻拍着书上的灰尘,唇角的笑意,一直都是清清淡淡,平分秋色,如此的而已,

  “这样也好,这三年来我都是一无所出,我也真怕到时为方家生不出个一儿半女来,这好了,总算是对的起死去的公婆,对的起相公了。”

  “可是夫人……”小九咬着自己的嘴唇,真心的替江初音不值,“再怎么说,你也是主母啊 ,这怎么可能让妾的孩子生到你的前面去呢?”

  “这不是我能预料的事情,也不是我能去管的事情,不是吗?”江初音微微一笑,她站了起来,揉了一小九的头发,“小九,你还小,有些事情,还不是太明白,等你长大了,嫁人了,到时便懂得了。 ”

  “那我宁愿不懂,”小九缩了缩脖子,这要是懂了那有多可怕的,而且她也没有想过要去嫁像是公子一样的人,她还不如嫁一个老实巴交庄稼人算了,锦衣玉食又是怎么样,整天连自己相公的面都是见不到。

  夫人过的什么日子,她又不是不知道,虽然说夫人时常说没关系,她便是喜欢这样的静的,可是,她看的出来,夫人还是落寞的。尤其是现在小妾有了孩子,她这地位怕是都有些危险了。

  其实她是真的不明白。

  江初音要的, 并不只是个这个夫人的名份,也不是这个大夫人的身份,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与许如冰的身份对调,这样最起码,她还可以时常见到他,还可以得到他的平和对待。

  而她早就不是从前的自己了。

  那一份傲气,也是在这三年间被消耗的荡然无存了起来。

  “相公,请喝茶,”她将一杯茶放在了方成元的面前,暖白色的灯光映在她的脸上,跳出了一些迷离之感,她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似是有水雾闪过,那一瞬间,不知道怎么的, 方成元的握紧杯子的手指颤抖了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