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平妻

   他把玩着手中的杯子,并没有去喝杯中的茶,只是这般淡淡的盯着面前的女子 。

  当初音依旧是在笑, 暖意的笑也是映弯了她的双眼。只是谁又能知道,此时她的心,却是真的被扎的有些疼痛了,而扎着她的,便是面前的这一个男子,更是她同床共枕了三年的相公。

  方成元挑起自己的唇角,“你应该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吧?”

  “恩,”江初音轻轻的点了一头,她知道的,是许如冰的事吧。

  握紧自己的双手,她低眼睫,眼内也是泛起了一些雾白色的朦胧感,半天才是清楚了,可是怕又要是模糊了,暖然的烛光此时照在两个人的身上,一个模糊,一个朦胧,总像是隔着什么东西一般,让人看的不是太真切。

  “那就好,”方成元也是开门见山的说道,丝毫都没有在意,此时江初音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绪,难过,不知所措,亦或者是生气,或许这便是他所了解的江初音,以她这般温顺的性子, 从不会对他说一个不字,所以,不管他现在说了什么,要做什么,江初音只会点头。

  “我会将如冰抬成平妻,毕竟我不可能我让方家的子嗣成为庶子,惹人笑话。”

  “恩,”果然的,江初音是不会对他说一个不字的。

  “那就好,”方成元轻轻点着桌子,一双犀利的眸子一直都是盯着江初音的脸,此时的越发微微有些暧昧之感,他未动,可是那一双眼睛却似在将江初音身上的衣服一层一层的扒了来,

  让她无所顿错,似是全身**的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一样。

  也包括她那一颗伤痛的灵魂。

  “怎么,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方成地似笑非笑的挑起了唇角,“你连这一点都是不明白?”

  江初音的身体颤了颤,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前,然后抓紧了自己胸前的衣服,她不是妓子,他是她的妻,能否不要在这个时候和她,让她有一些尊严好吗。她只是想要找一个没有人地方,好好的去擦试自己的伤口,好好去疗伤,好好的去疼去痛,毕竟她是人,她的心是肉做的,她也会疼的啊。

  方成元站了起来,走到了塌边,他坐在床塌之上,连动也是没有动。

  未几,江初音也是跟着了起来,只是,她的步子却是极为的缓慢 ,她想要抗拒,想要反抗,想要说一声不,但是,最后,她仍在是站在了方面元的面前,她的性子便是如此,温顺好话话,便是,也容易被人欺负。

  她伸出手放在了方成元的腰带之上,但是,不知道怎么的, 这只手却是没有去动。

  猛然的,方成元拍她的手,将她的手指都是打的红了起来,她依旧低着眼睫,任由那伤一点点的割着她的眼角,她却是没有一滴的眼泪,是习惯,还是她已经麻木了,她都是忘记了。

  “脱衣服,”又是这一句,江初音感觉自己的心脏再是被狠狠的刺了一,脱衣服,是啊,就是一句脱衣服,然后便是什么也没有了,完了之后,他便是宽衣离开,连一句话也未曾给过她,她要的不多,真的不多的,如此卑微的她,他还要如何。而他们以前,明明不是如此的,是什么东西变了,改变了他,也是变了她。

  不,她没有变的,她还是以前的那一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