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拒绝

   脱衣服,方成元有些不耐烦的拉过了江初音的手,一翻身就将她按在了自己的身,伸手就要扯她的衣服,江初音本来抓紧自己的衣服的,但是一见方成元眸中的警告,她的手缓缓的放了来,就这般不眨眼睛的盯着他看,那一双清澈的眸内就这般映着他脸上的冷冷的神色,还有无情般掠夺,她是他的妻子,不是外面的妓院里的妓子。

  她扭过了脸,任由自己的衣服被粗暴撒扯在了地上,突然一阵凉风吹了过来,她打了一冷战,只是感觉冷,无边的冷,让她的身体一直都是微微的颤抖着,瑟缩着。

  方成元嗤笑了一声,“还当自己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吗,如若不是如冰现在身怀有孕,你认为我会找你吗,真是没有一点的意思,跟棵木头一样,”他嘴里说着刻薄的话,一双手也是用力的在扯江初音的衣服,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怜惜之意,也不怕会弄疼了她。

  江初音闭上了眼睛,终于的,眼角方坠了一滴晶莹的泪水,就当方成元想要去扯她的里衣之时,她突然间一伸手……

  啪的一声,方成元狼狈无比的摔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也是被扯的裂了开来,扯了半条袖子, 还有他身那已然怒张的**,只是被这么一堆,他什么兴趣到也是没有了。

  “江初音,你做什么?”他咬牙怒瞪起了床塌上面紧紧拉着自己的衣服的江初音,“你疯了是不是?”

  江初音凄凉一笑,是啊,她就是疯了,她早就应该疯了。

  方成元站了起来,一双眼睛仍旧死瞪着江初音,活像是要咬她的一块肉一样,他冷冷一笑,“ 好啊,以后你也别想让我碰你,真是倒味口,”他说完,用力的甩了一袖子,摔上门就就出去了。

  只有那一声门响的砰的一声,久久的还回旋在了这个子里面。

  江初音望着门口的方向,隐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是忍不住的掉落了来。她就这般的坐着,依旧是紧紧拉着自己胸前的衣服,无神的盯着门外的那一片黑夜。

  她感觉自己的人生也是像如今的夜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天亮,才是会天明,才会明亮……

  夜的风极凉,就这般吹在她的身体之上,烛台上的火苗不时的跳动着,时高时低,时明是灭。

  直到第二日时,当小九进来之时,却是发现江初音衣衫不整的坐在床塌之上,眸内也是全无半分的神彩。

  “夫人,你怎么了?”小九被吓到了,她连忙的跑了过去,还以为江初音是生病了。

  “夫人,夫人,”小九这都是急了,“夫人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动不动呢?对了,找大夫,找大夫……”她这真是病急乱投医,这就要出去找大夫去,都是忘记了,先帮江初音将衣服给穿上,现在天凉了,如此的衣着非要冻出病来不可。

  结果就在她刚要跑到门口之后,身后却是传来了江初音的声音,听起来,加着太多的无力感。

  “小九,我没事的, 不用找大夫了了。”